『那麼你,對我奢望的就只有狐狸珠嗎?』

『你對我說謊了嗎?』
『不,我沒有對妳說過謊。雖然也沒有把所有的東西都告訴妳。』

***



第六集裡這四個人開始有了微妙的變化,大雄為了前途回到把尾狐拉回身邊,就這100天,他與學姊之間開始保持距離。尾狐為了成為人類把狐狸珠再次交給大雄,她想變成人,更想可以永遠的和大雄在一起。
東洙出現在大雄的面前,可是我越來越不清楚他的角色了。

大雄與尾狐



很依照慣例的,大雄與尾狐總在前面度過一段快樂的時光;得到狐狸珠的大雄順利取得電影角色,尾狐也繼續學習做人的旅途,他們看上去都很快樂,殘忍的是尾狐不了解,套上情人戒對大雄來說不是不是對學姊與尾狐的選擇,而是夢想與現實的抉擇。尾狐對他抱有期待,所以看不見大雄還在意學姊的本質,她吃醋,她生氣,可是大雄沒有騙她啊。


『我會幫你達成你真正想要的願望。』



儘管東洙的原意是讓尾狐耍一點手段,讓她儘量滿足大雄想要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到最後總會演變成讓人心痛的結果,可能是因為尾狐的心意顯而易見,她的單純讓人不忍心利用她與傷害她,因為她不懂得怎麼保護自己啊。
最後面的尾狐喝了酒臉紅紅的好可愛。
還好又一次,大雄掠過了學姊的叫喚。
那個傻瓜。


東洙與尾狐



對沒有防備的尾狐來說,東洙是唯一完全知道她的人。
對大雄不能說的,可以對東洙,甚至不用說,他也知道。
對大雄不敢問的,可以問東洙,因為東洙就是她的老師。
他有私心沒錯,可是他的界線到底在哪裡?
尾狐對大雄的心意毫無保留的顯現在他面前,發現大雄的他故意摸了摸尾狐的頭。
到底他是想玩弄貪婪自私的人性,在尾狐完成他的遊戲前讓她嚐點甜頭,還是或許,就算只是個實驗,哪怕只有佔的比例很少,也有過想尾狐的願望能夠實現的念頭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mma 的頭像
foremma

forpemma

for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