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蘭,過去的事即使痛苦都過去了,該是時候放下了... ...』
『妳不反抗,因為妳的委屈、妳的無奈和痛苦,就是對妳自己,還有對我最大的折磨,是嗎?』

『妳心裡面不會再有我。』
『對不起,我先走了。』

『如果貝勒爺願意的話,若蘭也願意做。』

若蘭與八爺



第四集末太子的邀約,估計若蘭最後還是因為拗不過若曦去了。
她不喜歡騎馬? 怎麼可能。
看似溫順若蘭看來是激不得的,被明玉一個囂張後為了捍衛家族名聲小露了身手,讓所有的人都驚嘆;就連郭絡羅家的格格風采也不過爾爾。

仔細看,馬上若蘭的神情是那樣的神采飛揚,而與馬場上眾人望著她的驚艷不同,八爺的深情與激動,不自覺的流露出來。
謹守分際的八爺什麼時候會像這樣忘記自己的身分? 卻在眾人的歡呼聲中第一次露出那樣的表情。
那就是他深深愛慕的人哪。
像草原上的風,恣意在眉目之間。



『想不到姊姊如此厲害,但為什麼她的神情,卻那麼失落呢?』
『怎麼八爺也是一樣,他的笑容,怎麼看都是苦澀的?』

八爺上前去牽若蘭的馬,他倆對看了一眼,用同樣的默契上前向太子回禮;她緩步悠悠的先走,知道八爺會跟在她的身後,這次的衝動挣了面子,裡子卻教她又痛的再燒盡一次她的靈魂。
她是沒有靈魂的啊,她怎麼可以快樂?
下馬以後驟降的溫度也同樣又狠狠燒了一遍八爺,她的快樂與悲傷都不是因為他,笑著,當然苦澀。



『這些年來別說騎馬,妳連馬槽也不接近,但剛才卻發揮的淋漓盡致,若蘭妳知道嗎,剛才所有人都為妳著迷,馬背上的妳比任何時候都美麗動人。』
『可是我累了,身心俱疲,若蘭以後再也不想騎馬了。』
『若蘭,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妳願意同我坦承相對嗎?』

『若蘭,過去的事即使痛苦都過去了,該是時候放下了;將來我們還可以有很多開心的日子,我們可以再養育子女... ...雖然,我們失去過一次... ...』
『我並不是要求妳為我做什麼,我只是不忍心... ...看著妳終日愁苦,嫁給我,難道是為了讓妳痛苦嗎?我身為皇子,難道就連讓妻子幸福的能力都沒有?若蘭,我到底要怎樣做才能讓妳幸福啊? 』
『貝勒爺為我做的已經很多了,貝勒爺不需要為若蘭再花什麼心思了。 』
『我們已經是夫妻,難道我們一世就像現在這樣,比兩個萍水相逢的人還不如?』
『如果貝勒爺願意的話,若蘭也願意做。』
『我就是做不到!我寧願妳恨我怨我,我會盡我所能補償妳!我接受不了妳對我的冷淡!難道妳對我連一絲感覺都沒有嗎?』



三吋天堂又一次響起,比起先前那場雪中漫步,這裡卻更讓我印象深刻。

不再看 天上太陽透過雲彩的光
不再找 約定了的天堂
不再嘆 你說過的人間世事無常
借不到的三寸日光... ...

他靠的越近,她拒絕的姿態就越強硬。
如果可以只做陌生人,她也願意。這就是她的回答,彷彿越刺痛八爺,她就能越好過,直到八爺緊緊抱住了若蘭。
若蘭的表情怎麼會這麼哀傷? 八爺要她坦白,她坦白的都快要哭出來了。
對八爺的感覺,如果有,恐怕她就更不能原諒自己。要是沒有,她卻連反抗他的力氣都沒有。



『我懂了。妳不反抗,因為妳的委屈、妳的無奈和痛苦,就是對妳自己,還有對我最大的折磨,是嗎?』

『妳心裡面不會再有我。』

八爺緊握住的手漸漸鬆開,他終於讀懂了她的心如槁灰。
明明很愛,卻不得不放開的心痛就是這樣的吧?
她不愛他,連靈魂都沒有了,怎麼愛他?
他犯的錯已經無法挽回,她已經順從了命運嫁給他,這輩子她都不會離開他,而他,這輩子註定只能看著她。
因為命運教她在懷了他孩子的時候,讓他害死了那個他。
不是他的錯,卻又偏偏是他,讓她變的一無所有。

『對不起,我先走了。』

他的愛那麼痛,既放不開,就只能退開了。
八爺的這段告白真的很重要,不然我想我很難接受八爺與若曦 ((煩噢快變龐勇了

若蘭的房裡,香煙緲緲。
八爺孤身按著手裡的玉鐲。




後段過年了,不管八爺是不是因為若曦才選擇到若蘭那邊守歲,至少氣氛很愉快;
這三人的關係能不能別那麼微妙啊啊
雖然知道八爺開始用心在若曦身上,但看著這兩夫妻站在一起我就順眼((毆



巧慧說若蘭很久沒有那麼開心了,因為若曦吧((八爺在不在她大概都沒差
應該蘭閣很久沒那麼熱鬧了,她笑的很開心。
八爺還是很在意若蘭,每次她說話的時候,他看她的神情依舊柔和。
看若曦想睡的哇哇叫,還是忍不住想讓若蘭也早點休息,然後還是忍不住的失望。
真是,都已經知道結果了,還是失望,雖然,最後看向若曦的眼神若有所思。



若蘭的話他聽進去了,總是因為若曦他們之間才會有話題。
若蘭真是個好姊姊啊啊啊,再怎麼怨八爺,為了妹妹還肯輕聲細語的拜託他幫忙。
口頭上訓了若曦,轉頭又去拜託人家。
末了,她的界線依舊劃的很清楚,不可以過夜噢噢噢... ...

『妳放心吧,我答應過妳的,我會做到。』
『好好休息。』

若曦與八爺



不知道為什麼,八爺每次看若曦單獨相處時看她的眼神,我都覺得他帶著標準的侵略感。
他要定了若曦,只是在想著怎麼出手而已((大誤
把手鐲戴在她的手上就像是標記一樣,她是他的噢,他要她知道,因為十三的出現有威脅!!!

『你們昨天去了哪裡?』
『十三爺沒跟你說嗎? 他帶我去了一個地方喝酒。』
『我要聽妳告訴我。』



可是只要若蘭在,或是見過若蘭之後,他與若曦的交流就變的不那麼存在緊張感。
在若曦之前,還有個若蘭在前面,我能這麼想嗎??
(( 其實根本只是礙於名份吧?? 選秀這塊大招牌擋著,不拆會出事XD

若曦想媽媽了,忍不住哭了出來。
除了若蘭,她在哪裡都沒有歸屬感,卻又漸漸忘了自己是張曉的事。這話誰都不能說,除了十三。
八爺和她聊了幾句,若曦想退,他看著她的背影,第一次像看著若蘭一樣,捨不得她走。

***






最後,真的是要借若蘭的嘴巴稱讚十三一下

『十三弟對妳真好,所有的阿哥裡面,只有十三弟是最出挑的,他有別人沒有的俠氣。』

還有,我之前還滿喜歡石小群的,怎麼明慧的妝老是那麼白~"~
這集的明慧怨念很大,不過她早就知道,八爺的心從來她就留不住吧
然後,明玉和綠蕪依舊默默的PAS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mma 的頭像
foremma

forpemma

for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虹
  • 給你支持一下:)
    希望可以多多寫心得^_^
  • 謝謝噢^~^
    好喜歡看步步驚心:))

    foremma 於 2011/11/06 22: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