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也要當妳的好兄弟,我的酒量絕對不比若曦差!天南地北我都能聊!我們可以... ...肝膽相照、兩肋插刀!』

***

步步驚心



第五集開始,在把八爺和若蘭的感情戲糾結到一個高度之後,不忘一直提醒若曦終究要進到宮裡面的事實。
之所以步步驚心,就是因為有若曦在裡頭。在八爺府裡的時候她可以只是個女孩依著姊姊,然後有事姊夫擋這樣,嗑嗑碰碰都不是什麼大事,但從若曦第六集進了宮後,
很多事情都由不得她了。



為了搶她,兩方人馬分明的派系終於顯現出來了。
老八要她,所以去要十四幫忙說話,然後好不容易若曦逃過了魔爪,卻因為幫了老四一把被老九酸了一頓,雖然她其實要救的是老十。
老四也要她,一開始為了十三要她。然後為了護航太子,先設個陷阱讓老八那群人跳,然後再順個勢讓老大和太子跳。



八爺黨的野心不小,然後擺明了就是箭頭指四爺。不過到此為止老四隱藏的很好,忍的也很好。
反正前面還有個太子擋著。



***

八爺與若蘭



『我第一次見到妳姊姊的時候,她才十五歲。那年妳阿瑪回京述職,她也隨著來,正是春天。天氣出奇的好,那天藍得好像水洗過一樣,微風中夾著花香,透人心啤;我和兩個小撕去郊外騎馬,遠遠的望見一個小姑娘在山坡上面騎馬... ...妳也見到過若蘭的騎術,她那日騎的比在馬場上還要好,笑聲像是一串串的鈴聲般,飄灑在山林間,裡面全是滿滿的快樂,讓聽到的人也覺得心裡面全是快樂,跟著笑起來。』

『當時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紫禁城漂亮的姑娘很多,但若蘭卻不同。我回去以後忙著打聽妳姊姊,又一直想著該如何去求皇阿瑪把她賜給我;在我想方設法的時候, 額娘告訴我,皇阿瑪要把馬爾泰家的大丫頭許配給我做側福晉,當時我覺得,我這輩子都沒試過這麼高興。皇阿瑪頒旨的第二天我就跑遍了整個紫禁城去找禮物,
花了半年多的時間我才尋到一只鳳血玉鐲,想等著與她成親那日送給她。』



『我終於等到了大婚那天,可是當我掀開紅段蓋頭時我才覺得,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樣;那個讓我思念了兩年的人和眼前的人,判若兩人,她從來都不騎馬,也很少笑。我不停的問自己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我問錯人了?後來我派了人去西北打聽,幾經周折,才知道原因。』

雖然是為若曦起的頭,但八爺談起若蘭,眼神裡都是受傷。
他們倆個談起往事的表情就像是,她已經不反抗命運了,而他,反抗不了命運。
人生若只如初見。
我幾乎可以想見八爺到處找禮物臉上興奮的樣子了,更可以想像他看見若蘭傷心表情的失望。
是以他從來不曾放棄過,因為忘不了啊。

『我不會逼妳,隨妳。』

對若曦,八爺最後只說了這句話。上次的強求已經讓他永遠的失去若蘭,對若曦,他再也沒辦法強硬。





因為明慧去求慧妃干預,雖然讓若曦免於成為後宮,但卻因為成了御前奉茶而更難出宮的事讓八爺耿耿於懷,看明慧多壞 =..=
若蘭因為若曦的事有求八爺,對八爺的態度顯然有了轉變,即便還是淡淡的,但至少比從前有了對話。
看八爺偷瞄若蘭的表情,若有所思,唉... ....



喜歡一個人是這樣的吧。
八爺生氣,甚至還有點厭惡明慧。但他心軟,她是他的福晉,就是他的福晉;對自己人他賞罰分明,討厭的時候連看都不想看一眼,拉住他還會甩開的那種,但看明慧為了自己手都被燙傷了,再加上這麼聲淚俱下的認錯,還是心軟了。

『這個家有妳,我很放心。我沒恨妳。』

終究他回的,只有這樣。他講的和明慧講的不一樣。明慧因為他的原諒就像得到了全部,但八爺的眼裡只有無奈,看她的眼神裡永遠讀不到他看若蘭的,甚至是若曦的。

***

八爺與若曦



『要付出,才能為自己爭取更多。』

八爺對若曦的照顧,一直都沒有斷過。雖然我覺得在若曦直到步出八爺府邸還哭哭啼啼的那刻都還沒搞清楚對八爺的感情,但從進宮後的點點滴滴,三不五時的讓人捎東西給她,這樣的細心任誰都很難不動心。隨著若曦伴駕的步步驚心,八爺的照顧就更顯得珍貴。



身處這樣的環境,若曦的成長也就越和八爺契合,從臨行前的見面,到在蒙古送上的禮物,八爺是摸準了若曦的性子,這兩年,他們是沒在一起,但也從沒分開過。



到後面若曦惹的四爺誤會還禁不住哭了。

『你叮囑過我,事事小心... ... 我以為我已經做的夠好了,沒想到還是這樣。只盼你能處理的比我更好,不要出錯。』

到這裡,若曦與八爺就已經不是姊夫與小姨子的關係了。他們已經站在平行的線上,不論中間有沒有佈局利益,她的心已經與八爺一起了。

***

若曦與四爺



自打第六集四爺就開始在誤會了,那他等到第八集才出手去親若曦也真的是等很久了噢噢噢(??
照十三的說法是,若曦該很喜歡四爺才對,只是怕他,不知道該怎麼靠近他才是,所以他也總是很意氣相挺的當老四與若曦的橋樑((根本就是誤
那老四也很奇怪,每次都要帶十三去找若曦是哪招?



不過也真的很難怪四爺誤會,雖然是為了保小命想討好未來皇帝,但一直去問人家的喜好,又刻意的有很多小動作,很難不誤會吧?
搞的最後連四爺都納悶,把訊息放大解讀了,但也還好,雖然誤會大了卻也很果斷,不喜歡就不喜歡,情緒馬上又調成正負零來的。



這時候的若曦滿滿的懊惱,她沒在意四爺((毆,非要十三說了才罷手。

『若曦,人都是有感情的,我四哥也不例外。』



***

十三與敏敏

我以前怎麼沒覺得郭曉婷特別可愛?? ((誤
第七集裡眾人跳脫了皇城來到塞外,性格豪邁俠氣的十三看見蒙古人的乘風快意,瞧他的眼都亮了起來
按照慣例,雖然知道十三是綠蕪的,但我還是滿喜歡這對清新的組合XDDD
月亮的坦白直接,連星星也拿她沒輒吧。



『你看什麼?』
『我在看能把馬騎的那麼好的竟然是位姑娘。』
『怎樣?你以為贏了一個姑娘勝之不武?』
『沒有,我只是在想... ...』
『我管你想什麼呢!總之今天是我技不如人,跟男女無關,知道嗎!』
『知道。』
『 知道就好。你可是第一個中原人可以贏本姑娘的。』
『僥倖、僥倖而已。』
『贏就是贏, 輸就是輸,什麼僥倖?我交你這個朋友。』
『在下榮幸。』
『我叫薩仁。』
『薩仁... ...月亮姑娘,妳好。』
『你懂蒙古話?』
『一點點。』
『那你叫什麼?』
『我叫... ...星星。』
『星星?』
『恩,後會有期。』
『星星... ...可惜我不是月亮。』



月亮很喜歡星星。
想必她的驕傲,從月亮搶了她的球開始到晚宴上的唱暍後,就已經被帶走了吧。
在蒙古為康熙設的宴上,所有人都對這個格格的熱情行禮如儀,只有十三,從原本的心不在焉,因為星星認出了月亮,也讓月亮找到了星星,歡欣鼓舞,豪邁對唱。
想想十三的個性本來就俠氣,在這個草原上交到了這麼個小朋友,他沒多想,她也沒想那麼多。



『對不起格格,我今天沒有心情陪妳找樂子,我想一個人待一會。』
『沒有關係,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十八阿哥病重的事我阿爸都告訴我了。我不要你陪我找樂子,但我想陪你待著。』
『格格還是先請回吧。』

第八集十八阿哥病重,當所有人都戰戰兢兢的時候就太子一個人還在喝酒,他看敏敏的眼神真是叫人看了就生氣欸,大叔!!! =皿=

『我不去!你的親弟弟在生病,你還有心情去喝酒,難道你不擔心嗎?』
太子見色心起(?)想拉敏敏去喝酒,敏敏又發揮了很會賞人鐵板的態度,激怒了太子,還好十三在旁邊,不然我覺得他把敏敏逼的手足無措就會賞鞭子給他吃了XDDD

『太子爺。』先擋了一次。
『你幹麻要跟我爭?只不過區區一個格格,我今天偏要帶她去!』太子不理,走上前就要拉敏敏走,她忍不住退了一步。
『你不能帶她走!』十三再擋,側身在敏敏前隔開了太子的路。
『恕臣弟冒昧,今天我已經約了她在先,失陪!』 他扳起臉,口氣北宋的拉走敏敏。

十三向來不與太子直接起衝突,但他的荒唐真讓十三動怒了。



『真謝謝你替我打發了那個討厭鬼。』
『我到佩服妳,不喜歡的,誰的帳妳都不買。好了,現在安全了,我先走了。』
『你真那麼喜歡一個人?』
『放心吧,被妳這麼一鬧我現在心情已經好狠多了。』
『我真羨慕若曦。』
『妳羨慕她?為什麼?』
『因為她可以跟你一起回京城啊! 因為你們倆很好啊!』
『我找不到你的時候,只有她知道你在哪裡,你的心事她都知道,不只羨慕,還忌妒她!你笑什麼啊?』
『隨時隨地都能猜測到別人的心事這本就是若曦的強項,與我無關。可說我倆的關係好,這話倒是真的。』
『那你是不是喜歡若曦啊?』
『喜歡。我們倆是難得志趣皆相投的好兄弟。』
『那我也要當妳的好兄弟,我的酒量絕對不比若曦差!天南地北我都能聊!我們可以... ...肝膽相照、兩肋插刀!』

月亮吃醋了,可是星星懂嗎?

***

十三與綠蕪



比起月亮星星,一直被我默默PASS的綠蕪終於在第六集裡讓我看見了((繼續誤
不是譁眾取寵,十三與綠蕪彼此更有深厚的心靈交流。
被羞辱的綠蕪傷心難堪,被十三一句『我送妳回去』的安慰,他們對看的那個眼神與那個苦笑,是月亮不會懂得酸澀。



看綠蕪欲哭無淚的樣子,難怪若曦會為了她和十四槓上,可惡啊啊啊啊!!!! = 皿 =
跟著十四的到底都是些什麼人哪,討厭鬼

***



最後是本來就看的順眼的十三郎與十三妹。
我說,十三這是在給十三妹按讚的意思嘛XDDDDDD
若曦說,她要學騎馬,就是要學騎馬。
然後,再來個霹靂一擊。



哇哈哈哈十三的表情真的太好笑了

***

這幾集若蘭的戲份好少噢噢噢噢T^T
唉唉唉,夾在八爺和若曦中間還是不適應,看四爺和若曦又更難過,糟糕咧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mma 的頭像
foremma

forpemma

for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