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我的命開玩笑、拿我的心開玩笑;就只是為了錢嗎?』



第4集真好看T^T
有聽說過吧,人要現實的活著。一昧抱著真善美的信念去相信社會,本身就是件不夠成熟的事。
知道事實真相的智賢再一次無助的蹲坐在地上哭著,她哭的好大聲,可是沒人會聽到。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幕,智賢哭著,怎麼會因為自己的天真而造成這樣的後果呢?

***



畢竟她也曾經被真心對待過。
在家裡找不到智賢的印鑑,民浩要仁真想辦法找到所有可能,才從禮服公司人員的口中知道,
原來,智賢出事時後穿的那件衣服,就是要給她看的。
仁真心軟了,也害怕了。於是又去找了民浩。

『為了走到這一不我們付出了多少,忘記了嗎?』



不知道民浩的心究竟有多深沉,也許是比起仁真少了對智賢感情上的牽絆,男女之間的愛情對他而言根本是不屑一顧的,他很堅定的回絕了仁真遠走高飛的提議,並且又再一次的將仁真推進地獄裡面。

今天這樣的局面,可不是他一個人造成的。
如同窗戶裡的倒影,他們就像彼此的影子,身負一樣的罪。



所有命定的相遇,都是騙局。
他們利用了她單純的心情,玩弄嘲笑著。人心能被踐踏的,不就是這嗎?



『是啊,我會變成這樣,也有妳的錯。』

仁真的心一沉,最後坐在智賢的身邊,無神的眼一掃,自嘲著。
剛才那短暫湧現的感情再度被埋藏,她受傷的心也同樣沒被安撫過。



『申智賢,妳竟然相信了那種人,竟然相信他愛著妳。』

相對民浩,智賢的厭惡表現的直接多了。不善於偽裝的她又一次差點暴露自己的身分,這次衝動的連引渡使者都引出來了,不是玩笑,他的告誡不是讓她拿來玩的。
再犯,也可以直接搭電梯走了。



生死攸關的事,比起上集裡他好心透露小消息時的臉孔比起來,就這麼短暫的幾秒間,死亡就近在咫尺。
引渡使者橫亙在智賢與民浩的中間,就彷彿陰陽相隔一般。
智賢心一緊,僵硬的改口,轉身逃走。

***



另一面,比起帶給她傷痛的那兩個人,反而是這些意想不到的人對她伸出了援手。好比刀子嘴豆腐心的韓江。
對她已經夠寬容了,即便是要炒了她,也無法狠下心真的做到絕情的地步,一個轉折,受不了她肚子餓的樣子,還是讓她留下來了。
就在她吃麵包噎到的那一霎那,我相信智賢幾乎感受得到,再多的甜言蜜語也比不上咖啡店裡同事們擔心的表情。

然後又提到韓江對智賢過往的回憶。
那時候的他們都很傻很可愛。沒輒,對智賢就是沒輒。



韓江的心很細,可是到現在還是沒有太多的著墨冏oz... ... 我都覺得引渡史者才是男主角了欸欸((誤
他把對智賢的思念不自覺投射在宜景的身上了吧:))
姑且不論什麼,那段腳踏車的回憶輕輕掃過了前段民浩仁真帶來的陰霾與黑暗,在沉悶裡總算有歡笑。

***

『看來只有你了。』
『太肉麻的台詞了,喂,我們之間用不著那種台詞。』



在整個第4集裡,我最喜歡的還是引渡使者:))))
比起韓江,他雖然是更虛無的存在,但我看著卻覺得他帶給智賢的心靈強度更大。

總該有個人告訴她。我想他心裡應該是這麼想的吧,儘管他老是說他不是人類。

尤其在游泳池邊的片段。





『那個女人,為什麼是這樣被帶走的?』
『她在生的時候都做了些什麼自己知道,被這樣對待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不管是欺騙還是被欺騙,就算世人的雙眼被蒙蔽,道理還是循著一定的軌跡走著,什麼樣的人就會走向什麼樣的結果。
而這些,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比起在醫院離開的先生被引渡使者牽引的時候他說:『這段時間您辛苦了。』
那位司機就算留下很多遺憾,但他認真,努力並且正當的靠自己的力量過日子,所以不論如何都值得被尊重。
他說,在他們那邊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因果的,沒有一件事是沒有道理的。



智賢想不出辦法阻止民浩和仁真的陰謀,她全心就只想保護被留下來的爸爸和媽媽,
如果在生命和保護家人之間只能擇一,她決定要守住爸爸的心血。
就算不能再他們身邊,至少不能讓他捫一無所有。所以,她下定決心不顧一切也要阻止,就算說出自己的身分,就此搭電梯也沒關係。
雖然不甘心也很害怕,但她願意。

『因為生氣所以就這樣放棄生命了嗎?好啊,選擇是你們的權利,我只要執行就夠了。』

引渡使者看起來有點小賭氣噢噢噢:))

對智賢他也總是沒輒,她就是這麼沒眼光才會這樣。
這麼輕易就想放棄生命,果然是個傻瓜啊呵呵。

***



最後,有關宋宜景本身的故事也開始慢慢一點一滴的鋪陳了。
救了她一命,又一直出現在她身旁打轉的這個人到底是誰連宜景自己也想不起來,
想起來了,竟然是冷冰冰的那麼一句。

『別惹我。』

殺氣好大啊啊啊啊 冏oz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mma 的頭像
foremma

forpemma

for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