錚然劍骨酬知己,熾血一腔付舊游。
輕易王侯興滅事,嶙峋浩氣照山樓。

『走吧。』



開封的紅葉真美,歲歲年年,颯然風響,像他一樣。
繁華之下,最後卻只徒留下他和夏孤臨的那個背影,那個關於他和皇甫家的五前結局,他只說了這樣簡單的兩個字以後就繼續前行。

年少時,他意氣風發,講話是討厭了點,但他確實是非分明,情深義重。
多年後,他寬宏仁義,剛正穩重,哪怕滄海桑田,他的堅持,寸土不讓。

五前的那些往事如煙,隨風飄遠,
誰還記得司雲崖上,飛花流雲,風光明媚?

『人壽短暫,容得你猶豫幾年?傻孩子,去吧。』

生離死別,世態險惡,執著太過,總是虛妄。
他自己都放不下的事,又何必不放?
很多時候他覺得已經盡力了,但最終總難兩全,他沒有看透,只是固執而已。
他很想初臨吧,還有瑾軒和姜承... ...


***



淨天教包圍開封,皇甫家死守數日,沒想到內賊下毒,皇甫一鳴抵死一戰,急迫關頭,血引還未出世的長離劍。
最親的人殺了喜歡的人,兩個都沒有再回來了。






再可惡,皇甫一鳴還是皇甫卓最敬愛的父親,結果卻是父親要殺了初臨祭劍。

『剛才說到夏姑娘的時候,那個皇甫少爺、那張冰塊臉剛才好像有點兒紅了。』


好初臨,魔教圍城的時候她一定很怕,可她沒有猶豫,連劉言這樣一個大男人都下不了手的,她就這麼犧牲祭劍了。
她一定知道,若不是事態緊急,她不會這樣輕易拋下她的卓哥哥的。
本來,她還想和他一起等長離劍靈出世,幫他取名字的。
她還以為,她可以一直等皇甫卓回家的,每天每天。

初臨,晚臨,孤臨。

因血而生,卻沒有半點戾氣。
她的認命怎麼讓人這麼心疼。
她的理解,怎麼讓人那麼傷心。

她怕皇甫卓以後會越走越孤單,才要長離陪著他,保護他。

這樣,皇甫卓的痛又該怎麼辦?
皇甫一鳴臨終還不忘自己窮盡一生也沒得到的盟主之位。
眼睜睜的看見父親垂下的頭,皇甫卓強撐著的身體再也站不住,倒下前喊的那聲父親多掙扎心碎。

『這藥雖然苦了點,但是見效快。』
『嗯,我這就喝,卓哥哥也別皺眉了。』
『... ...我沒有。』

『我是看不見,可也聽得出來卓哥哥再擔心,你一擔心,就愛皺眉頭。』
『少主,夏侯少主來了。』
『有人找呢,卓哥哥你去忙吧。』
『無妨,他沒什麼正事,妳先把藥喝完。』
『喝完啦,快去快去,別讓人家等太久,那可不好。』
『我好像來的不是時候啊。』
『不用油嘴滑舌,我們到那邊說。』

初臨肯定是很愛笑的女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XDDDDDD
即便目不能視,也由得皇甫卓把她照顧的好好的;一個善良正直,一個心細如塵。






『你就是長離劍靈?名字。』
『養劍人說,叫夏孤臨。我與她約定,保護你。』
『夏孤臨....?』

「卓哥哥,這劍靈要我的靈氣才能降世,你說,我算不算他半個娘親呀?嘻。」
「是... ...吧。」
「他的名字,能不能由我來取?」
「好,依你。」
「那麼... ...叫他夏晚臨... ...好麼?」
「夏... ...晚臨?」
「恩。這樣... ...卓哥哥聽到他的名字... ...就會想起,還有一個初臨在家裡... ...等你回來... ...」
「恩。」



『主人。』
『........無妨,只是... ....一時頭疼... ..』

『總絕得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 ...究竟是什麼呢....』

『養劍人說,很對不起,不能再陪著你。』

『初臨... ...初臨... ...你的名字... ...我永遠不忘... ...』

所有的巨變都是從這一刻開始的。
從此他有振興家門之仇,親情與初臨,再後來的常念與瑾軒。

不知道後來他成全夏孤臨與未央,想起那些遺忘的片段之後,會不會懂初臨想他好,不要再一個人辛苦了。
陪伴以後,還是要繼續前行。
都過去了。記起來的就留在心裡,帶著他們繼續征戰。


還有那個恨了他一輩子的常念... ...
沒有在師父身上學會的寬宏仁義,沒有在父母身上學到離別的方法... ...
人世間有太多艱難,那五年裡令他備受煎熬的愛與把他給逼瘋的關心,想必還是成為他短暫生命中的一股暖流,讓他沒有把長離劍鞘交給淨天教。

『他生病了?』
『爹‧‧‧‧‧‧娘‧‧‧‧‧‧師‧‧‧‧‧‧父‧‧‧‧‧‧』

常念倒下的時候,他做的對不對,只是自己執著而已,沒有答案的。


***

『習武之人,自當行俠仗義,扶助弱小。』

皇甫卓確實是個好孩子啊啊啊啊XDDDDDD
他的好不在於完美,因為他自己也是斤斤計較就很難相處的人,但是很善良;他有些自己為是,但絕非自抬身價,即便在強權面前,他依然會站在前頭。
可能我期望所謂真正世家能做到的事,他捍衛了,並且努力的去完成與付出,所以那些缺點反而讓他變成了更真實,也就不那麼討厭了。
當然,尤愛皇甫卓對瑾軒的極其寵愛,每次罵瑾軒的時候就覺得很好笑=^=

『又不是什麼稀世之物,若真壞了我再送你一個就是。』
『謝皇甫兄大度,那玉墜的確碎了。』
『... ...』
『皇甫兄,我一時不慎,使玉墜有損,還請見諒。』
『... ...』
『你....玉墜不過是小事,但你這種趨時就勢的耍賴行徑,真是... ...』『無恥。』
『唉,皇甫兄這麼說,便是不生氣囉。』
『哼,若是斤斤計較,那如何與你相處,罷了,以後若是挑到好的子玉,再雕一個送你就是。』

『難道說有什麼妖魔作祟?我也去!』
『... ...你還要沉迷這種神鬼之事到什麼時候?』

『停!不用再說你的那些歪理。』

『不算太遠? 你又異想天開! 且不說穿越沙漠危險重重,單說要提前準備的給養就絕非少數。』

『出門遊玩,結果卻迷失在荒郊野外,豈不可笑。』

『這次若能順利回到中原,你定要多多練武,不為別的,哪怕只是強身健體也好。』

他受不了瑾軒一整天沒個正經,老是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不正經,可是每次罵完之後,還是會跟著他走。
他對姜承抱有疑慮,所以互動淡的連瑾軒都看出來了,但一遇事情,還是擋在前面。
他不喜歡瑕沒經過太多思考的任性,話說的直白,有問題就直接糾正,但自己錯了,他也會認錯。((雖然他還是覺得瑕錯的比較多... ...
他討厭沒計劃就東奔西跑,結果這段跟著大家東遊西逛的旅途,大概是他這輩子最輕鬆的時光。


『我沒有錯! 父親如此不分青紅皂白冤枉姜承,才會鑄成大錯!』

折劍山莊的挺身而出,二十年前如此,二十年後他還如此。

『只要我皇甫還有一口氣,就絕不會把他交給你們!』

那些話不是說說,他真的實踐了他自己的承諾,沒有動搖。

既享了常人無法享的權貴,自然也要在肩上扛起重於常人的責任。
同樣身著世家的榮耀,他沒有逃避的把自己安於那個位置上。

折劍山莊派人尋找失蹤的居民,他義不容辭的就加入搜救行列,這是他應該做的。
在樓蘭的時候,縱然他的決定或許是杯水車薪,但為需要幫助的人盡一分力,對他來說是很應該的事。
還有皇甫家主面前那跪確實震撼,誰都看出來皇甫家訓的威權絕不容反抗,皇甫卓卻那麼勇敢的擋在他爸面前,只為了捍衛他心中的準則。
這樣認真的一個人,就算皇甫卓的信任只能建立在正義上,他選擇他該做的,選擇能做的,不像姜承那樣總是身不由己,背負太多人的期待。
只可惜終究他還是站到了與姜承對立的位置。
瑾軒求藥不在的那五年裡,皇甫卓真真實實的目睹整樁悲劇的推進,回來以後聽他說的話字字痛心啊。

『若是當年讓他死在哲劍山莊,是否便不致有今日人魔對峙的局面。』

『淨天教與四大世家早已劍拔弩張,你改變不了什麼。』

他不像瑾軒那樣看透,卻更像被淹沒在無常的人心,還盡力固執的在堅持自己心中的一塊。
相信姜承不是那樣的人,真成了魔君也不是,但最後他們都被迫走向不可挽回的路。

為什麼要傷人?
若是安分守己也罷,但傷了人,便要自承其果。

輸給在野心與恐懼的時勢面前他有多渺小,
要說他沒有屈服,其實他也捨棄了些什麼;他的成長全都是用血磨出來的,那些痛與蒼白,不知道究竟初臨帶走了多少。

再看仙五的他,看到他與歐陽慧同樣堅強的身影,我根本覺得他應該和慧哥在一起的。



***

『到時再見。』

『好,依妳。』

『你們見過豬搖頭嗎?』
『沒有。出什麼事了?』
『你又看了什麼奇怪的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mma 的頭像
foremma

forpemma

for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