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在想可能哪天我真的會找不到韓劇的原名(?)

***

經素正編了個亂七八糟的理由,江置總算是得到一處能安身的地方,讓他平安長大,於是主角的故事終於開始了。
第二集尾巴看見江置的那張燦爛笑容,我只能說百年客棧的景色真的是不錯的,
多年以後風光明媚,還有可愛的清照和舒心的譚君(?)

清照與百年客棧



百年客棧的女兒。
雖然不是女主角也不知道以後會不會黑掉,但因為是巧可所以我想就算黑掉也沒關係

總之用了大概三集來描寫清照和江置兩人既像家人又不是家人,比起戀人又更像親人的感情,
所以就算是為了江置好,最後不論以後的劇情會怎麼發展,希望不要是背離陽光全黑的走法啊榭謝。

小清新。

『對嗎?江置。』
『哥哥這話是吃掉了嗎?我可比妳大兩歲。』
『比我大兩歲有什麼用啊,你的所作所為就像比我小兩歲的弟弟。』
『妳怎麼越大越不會撒嬌了啊,小時候還會哥哥哥哥的叫著到處跟我跑的。』

江置走路的時候都有蝴蝶呢。
剛才還在聊天的清照突然轉身逮住了想嚇她的江置,一個勝利一個的抱怨的表情啊~ 這兩人青梅竹馬的氛圍真好。

話鋒一轉。

『那時候是我還小不懂事,現在是... ...』
『馬上就要成為參判家的兒媳婦了。』

『我知道妳是最討厭無聊的,還想進參判家在那種無聊透頂的地方... ...妳是無法幸福的啊,我比誰都聊解妳。』

江置邊笑邊調侃著,眼睛裡卻露出真摯又認真的心情。






清照看著他,臉上的笑容也跟著淡去,最後也只是像與母親說的托辭一樣,
只是見春風暖和一時開了窗戶而已。

即便是像家人般的從小玩到大,也到了該分手的時候了。
為了百年客棧的前途與未來,清照即使在意江置,也有自己認定的理念要執行。
大概她的江置哥哥還是不懂,畢竟他的世界比她簡單多了。
還有誰會像江置一樣呢? 任憑他故意引小流氓進內院想搞砸家人為自己定下的婚事,清照看在眼裡只是又氣又擔心。

『你為什麼那麼做?就算鬧的雞飛狗跳,這場婚事也不會被破壞,你明明知道的啊。』



在江置胡鬧過後,夜裡清照拿了東西去給被罰跪的江置吃。
江置看到清照很開心,然後他問她要是真的嫁了不會不開心嗎?

『人生在世,有時候就算再不願意也得忍著,這次的婚事就是如此。』
『喜歡就喜歡,不願意就說不願意,幹麻不願意還要忍著。』

『若是想要保護一些東西,就得甘願做出犧牲,也需要一定的忍耐。』
『做出這麼大的讓步,妳到底想要保護的到底是什麼?』

『家人啊。』

『雖然我不過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深閨女子,可若單憑我的婚姻就能保護父親和全家人的安危,更進一步,若是能換來百年客棧日後更大的繁榮,我就覺得很開心了。』



『這事我來也行啊,不管是百年客棧、妳還是老爺,所有家人我全都能保護好的。』
『我會保護好的,我力氣很大,妳不是也知道的嗎?』
『知道啊,不過有些事情光靠力氣不行啊。』

清照聽著笑了出來,湊上身輕輕在江置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江置對她而言是可以依賴的親人,不因為任何複雜的心思而保護著她。而她呢?
不論是因為家族薰陶還是本身的個性使然,要她不掙扎糾結於現實的問題又怎麼可能。
她不會知道就因為這個吻江置就被夫人趕走了一次。



儘管朴武率待他很好,終究還是外人。
哪怕多年來就這麼生活在一起,身為下人階級的檻仍然存在,沒有消失,尤其是在大夫人的眼裡。

『為何那麼討厭我? 從小開始,夫人您就從未對我笑過,到底討厭我哪點,告訴我我會改的。』

對江置不安的恐懼一直深植在夫人的心中,深怕這個撿回來的孩子會傷害了自己的孩子,
這算是母性的第六感嗎? 江置手上的那條鍊子一掉,夫人整個都生了= =" 雖然表面上帶著運氣,實際上災難就像無論如何都要找到江置一樣。
所以夫人才這麼討厭江置。
除了身家性命以外,包括婚姻及前途什麼的... ...不過要做到要是江置不肯走就下殺手的地步,江置在百年客棧的日子要不是朴武率,事實上也未必真的就很好過,這就是現實。

夫人趁著朴武率不在家的夜裡就把江置趕走。
能維持住江置心裡溫暖的,也就是對親情與家人的渴望,所以他才還是要回來。



江置一離開,趙官雄就像宿命般的惡鬼一樣來到了百年客棧。
經過多年後的反派便的更加反派,變成了個更沒有人性的變態。他的惡竟然可以為所欲為到好像這世界的公理都臣服於他一樣。
當所有人都還不清楚趙官雄是怎樣極凶極惡的人的時候,一個下跪就能解決嗎?

趙官雄來勢洶洶,更可怕的是他看到了清照。
他瞇起了眼盯著被叫囂聲引出來的清照,他想起了西花。還好就當你覺得清照的命運要跟西花重疊的時候,江置回來了,擋住了趙官雄可怕的目光。



『來晚了,對不起。』
『沒事,你一向都這樣。』

這裡江置真的帥慘了>w<







百年客棧的最後一道防線不就是江置嗎。
加上趕回來的朴武率,第一次為了得到百年客棧而產生的衝撞總算是沒有成功,暫時平靜了一會,同時肅正也重新出現到江置的身邊想要勸江置避開這場無法避免的災禍,
不過當然江置沒放在心上,所以這場衝著百年客棧而來的災難最後還是和江置糾纏在一起了。

***

『這次是哪一種呢?你會這麼揮舞著拳頭不是有兩種原因嗎? 要嘛是危害了我們百年客棧,要麼是欺負弱者了。這次是哪一種呢?』

朴武率像山一樣的站在闖禍的江置面前,看見他的笑就像天塌下來也不是什麼大事,總會有辦法的。

『血氣方剛的年齡打架有什麼大不了的,不過江置,你已經長大成人了,將來還要幫助我們太西,理當謹慎解決問題才對。』

一切都是從他開始的,因為有他在,百年客棧的一切才有秩序;所以當他就這麼一刀死在趙官雄手下的時後真的是所有人都瘋了,更重要的是打垮了江置內心裡的支柱。
每次望向那一家人的時候,他就會覺得自己不那麼孤單。
但事實是一旦回歸到現實裡,江置與清照終究還是會無疾而終,江置永遠只能遠望著清照的身影,而清照也只能看著他邁不出一步。

『就這樣看著也很好,就這樣看著,我就會覺得我成了那個家族的一部份。』






甚至當有些話真的說出口之後,擁抱卻反而更像是要失去一樣。


『為什麼總是說沒關係,其實你很疼的啊。你的心裡明明在喊疼,是在傷心難過啊,那就說出來不要自己忍著。』
『起碼在我面前不需要裝成沒事的樣子。』

『傻瓜,誰說我在忍了啊,我是真的沒事才說沒事的。』
『我啊,一見到妳就沒事了,對我來說妳比世上任何靈藥都靈。』

百年客棧短暫的恢復平靜,就連江置的打鬧也一如往常。
只是有一點不一樣了呢。清照對老是闖禍的江置發了脾氣。





清照抱住了江置。

『我能留下你走嗎?留下你我能活嗎?江置?』
『就這樣沉入到地底多好... ...不能沉入到地的話,乾脆做個灰塵,消失的無影無蹤。』
『妳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要我一起沉入到地底,就這麼做,要一起變成灰塵消失的話,那也做,妳儘管開口。』



貌似清照也是一時感觸,哭著對江置說出一段很梁祝的對話(?) 然後又很快的拉回理智線,
畢竟一切只是在她人生藍圖中的一站而已,只是隨著婚期越近,內心壓抑著的感情就越忐忑而已。

『你能背叛我父親嗎?在我父親心上釘上釘子,一輩子跟太西哥哥結仇,就那樣只看著我一人而已嗎?不,你做不到,你絕對不能背叛我父親和我們家人,就像我做不到一樣。』
『算了,不要再說了。』
『我說的你都忘了吧。』



所以清照焦躁的摀住耳朵。聽到那些歡喜的祝賀聲她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很煩。
喜歡江置是她自己的事情,要嫁給不認識的人也是自己的事。
原本她以為就算再怎麼不濟,也是她自己說了算。可是這一點小奢侈的任性,還是被淹沒在朴武率死的那天晚上。


『不要忘記... ...你對我來說就如同親生兒子般。』
『你一定要保護太西和清照.... ....』



夜裡,趙官雄又來到百年客棧。這次為這裡冠上了謀反的罪名,就當江置和手下的武士起衝突的時候,朴武率為了保護江置擋了一刀,就這麼死在江置的懷裡。
然後江置第一次因為憤怒和悲傷露出了他的狐狸眼睛。

『沒傷到吧... ...』

朴武率倒下的第一時間裡在場所有的人都是滿臉驚嚇,直到江置的眼淚啪拉啪拉的掉出來,開始手足無措的求他的老爺別死的時候,才真的有那種百年客棧的天塌了的感覺。



『我要殺了你們。』




結果在混亂之中,江置消失了,就在他身上流淌著狐狸的血跟他爸一樣要抓狂的時候,肅正即時出現把他帶走了。
然後才是我看到第六集真正暴哭的點。
雖然我不喜歡大夫人。
雖然九越靈死掉的時候我其實覺得也還好。
但是當四個官兵拉不動載著隨便用草蓆裹屍的牛車,大夫人把手放在朴武率身上的那一段,我真的暴哭了T^T





『您就這麼不想離開嗎? 對這裡還有什麼留戀的嗎? 現在一切都結束了,所以,我們還是出發吧,丈夫。』
『留戀、遺憾這些都放下吧... ...我們該出發了。』

像山一樣的靈魂嚥下最後一口氣,最後是太西拉著牛車上的父親,和百年客棧的家僕一路走出城外。
誰都不能讓他離開守了一輩子的地方。
太西扛在肩上的重量仍然舉步維艱,這樣卻已是朴武率離開世上的最後一點掙扎。
要這樣離開,和著大夫人最後的念叨和清照的哭聲。
還有跪送著離開的全城百姓。


『反正是被拋棄於江中的所謂命運,我從一開始就沒有興趣過。對我來說,我還有要去救的家人。』



江置與如蔚

『為什麼偏偏是那傢伙。』



比之與清照間難以跨越的身分與價值觀,如蔚的出現讓人感到簡單而愉悅。
自從小江置救了她以後,她就選擇了一條不再依靠任何人的路。
作為刀館的教官,她很努力。

『上次您說的,要是不能避開那段姻緣,會怎麼樣呢?』
『兩個當中的一個 可能會死。』



如蔚與江置的相遇是在他被趕出百年客棧的時候。
一路逃著,就與如蔚相遇在肅正口中的花前月下。儘管是很小就牽起的緣分,不過命運本來就是種一再錯過,又一再相遇的事情。


『我怕大蜘蛛的事情對誰都沒說過,你是怎麼知道的?』
『難道你認識我... ...還是我們曾經見過?』

『那你呢?可認得我?我們以前遇見過嗎?』
『這個呢... ...就是怎麼想也想不起來所以才問你的。』

帶著任務來到百年客棧的如蔚遇見了幼時的小恩人,她想起他了,他卻沒有,結果就出現了很有意思的對話。



『那就是沒見過,沒有記憶的相見,也就沒有意義了。』
『若我想起來,那就會產生意義了嗎?』

對有些人來說重要的是過去的積累,對有些人而言則相反。
像那種小時候說要娶她的話經歷了那麼多年的時間洗刷,在看到江置與清照以後對如蔚來講,真正擁有的還是讓她懂得堅強與勇敢的意義吧。
說如蔚的身上沒有清照的現實枷鎖,其實她肩上也同樣扛著信念與責任的擔子。
清照是一種態度,如蔚也是一種態度。

『我不是那種需要你來救的脆弱的人,所以不要自作聰明擅自出頭,我自己會照顧好自己!』

『拼個你死我活吧。』
『錯了,死了就完了,一定要為了活下去而戰。』







如蔚穿插在江置與百年客棧之中,任務當前,每步都必須謹慎小心。
眼見百年客棧即將到來的腥風血雨,如蔚的那種猶豫常常只能獨自咀嚼,或不經意的在坤的面前流露。
坤也從另一條線牽住了如蔚,不時的提醒著她。





***

說到坤,他和江置根本有愛
每次看到他因為江置而吃味的樣子真的很可愛,不過基本上他已經是如蔚的附屬品了所以XDDD






除了非關性別以外還有忠誠。看少爺的那個表情還真的是有點討厭哈哈




***



最後其實我有點覺得百年客棧會這麼快垮跟太西真的有點關係,然後更錐心肝的是還要聽趙官雄譏笑說真的是有他的關係 = =凸
然後有看到了柳東根。每次看到他就會想到明成皇后,真真是有親切感呢(?)
這次的李舜臣是李氏朝鮮時期的抗日名將,雖然是看戲不過去維基百科認識他一下也好。不過他跟百年客棧的淵源起自於水軍經費,所以後面的劇情應該也還會出現吧,只是不懂和江置有什麼關係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mma 的頭像
foremma

forpemma

for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