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於第一部,基本上可以不用當成偶像劇在看而可以看做陣容華麗的宮鬥劇來看了。因為內容是回到現代的晴川筆下編劇了一個她和老八離開以後的故事,所以說劇情雖然和宮鎖心玉本身沒什麼交集,但裡面的有些角色與視角仍然延續第一部的劇情。
就好比看到雍正的時候會很自然的去連結以前那個陰鬱善計最後卻孤獨絕情的老四。


鈕祜祿˙憐兒 x 十七王爺



憐兒大概是目前最被我無視的女主角,因為太繽紛的眾多配角讓我有種在玩養成遊戲的感覺((因為不是被攻略的那個所以完全沒特色也不是重點
不過她坦率的個性我並不會討厭,可能只是因為戲份還沒到她而已,目前一直都是被掃到颱風尾的狀態呀她
基本上看過甄嬛傳的話把她代入嬛嬛就對了,演的都是以後會變成熹貴妃的那個。

宮鬥之前。



一開始槓上十七爺是因為憐兒她那候補了一輩子還沒當上官的爸爸,頭幾十年裡因為沒錢賄賂而當不上,真正好不容易把挖到的珍珠送上門了,反而碰到了清廉的十七爺手上而被刷掉,所以憐兒一口氣賭上來抄起菜刀就準備跟十七算上,後來與十七比賽賽馬雖沒成功倒是贏得了另眼相看,答應讓憐兒爸試試看,結果想不到才當官的第一天就突然暴斃掛了。
不過作為答應的交換條件,憐兒仍然願意為了十七爺入宮為他做事,幫助十七爺爭取母親勤太妃得封皇太后的位置,於是就開始了一連串調教的過程,兩人也漸漸彼此有了好感,直到七夕那晚才將那一直曖昧不明的話說出口。

『他就是我的心上人!』

比賽台上,憐兒高高的指著站在人群裡的十七王爺,眾人紛紛轉頭看向那個剛才幫忙補踢了一腳的男子。照規矩本來就該是一男一女組隊踢的,憐兒為了獎金一個人撐到最後,現在只差他的一句話她就能贏得今日最大獎了。
十七爺笑了,點點頭。
憐兒開心的手舞足蹈歡呼著,跟著十七爺仰頭望著的滿天喜慶,就這一瞬間,一個如此坦率開朗的憐兒和溫潤如山的十七爺看上去多般配。



可是就一個轉身,十七又若即若離。

『踢毽子大會已經結束了,我不是你的心上人。』
『我肩上扛著責任,心裡藏著抱負,我已經習慣了。』

『我決定不進宮了,我要幫你改,一年不行,就十年,十年不行,就一輩子!』

『我沒妳想的那麼好。』
『感情在我這裡,占用不了太多的時間和精力。』
『憐兒姑娘,妳現在是我額娘唯一的希望,我懇求妳不要隨便改變自己的主意好嗎?謝謝。』

杜淳似乎很適合這種壓抑隱忍的角色,每次他皺眉的樣子都讓我想到林鈞山苦不能言樣子
大部分的時間,十七王爺都在想著如何幫助母親得到皇太后的名分,讓她得到應有的榮耀,然後步步為營。只有一個二嬤知道在他心裡已經有了喜歡的人,可他還是忍著,非要勤太妃出言相勸才急忙的跑去找被氣跑的憐兒,吞吞吐吐的要她做自己的福晉。





交到十七手中的那顆珍珠代表的是憐兒滿心託付與歡喜,也是十七的承諾與誓言,可最後果親王還是把手指向了另一個女人,把憐兒送進了紫禁城。
十七爺的老師阿靈阿為了勤太妃而頂撞皇帝,為了營救頂撞雍正的老師,除了讓他變成宗親的一份子沒有其他的方法。
雖然勤太妃和阿靈阿都表明不願意十七爺犧牲自己的婚姻,但其實見勤太妃難過的說出阿靈阿為自己的付出卻無以回報時十七的臉上又出現那種掙扎的表情。





然後終於到了選秀會上,因為興趣缺缺的老四 + 嫻良淑德的皇后 讓十七終究以十分殘忍的姿態放棄了憐兒。
鈕祜祿嘉嘉,這個註定以後也要擋在十七和憐兒之間的尷尬角色,私心卻因為海陸而灑小花啊啊啊啊



『試問這仁義二字何在?』

憐兒一定想不到她出言相助的那個女孩,以後嫁給了自己那麼喜歡的十七王爺。
嘉嘉也一定沒想到,那個同她一樣有膽識挺身而出的女孩,與自己的緣份這樣糾結纏繞。





原本前一天晚上十七想去找憐兒的,但是他沒遇上,也沒留下話。
至於為什麼不講? 可能和他後來本想追上憐兒,隊伍都停下了他還是沒講是一樣的。結果憐兒換來的是滿肚子的疑問與背叛進宮了。

***

然後就可以開始欣賞後宮佳麗了XDDDD

雲嬪 x 婉嬪 x 蘇培盛

舒暢大好 !!!!!

印象裡的舒暢還停留在很多年以前的樣子,這次再見確實被她越磨越狠的演技驚艷到>~<
尤其第三集雲嬪和蘇培盛正面交手的那段霸氣盡顯我很愛啊啊啊啊XD





前面都在講憐兒和十七爺的故事,老四的戲分真是少到要哭哭了
可真看到了又覺得有種難過的感覺。

首先,雲嬪是皇帝現在最得寵的後宮,十七爺起初就因為跪在宮裡的時候看見她被寵上了天的樣子才決定把憐兒送進宮的。
那飛揚跋扈的作派,連龍椅轎輦雲嬪都坐得,再加上蘇培盛的幾句阿諛奉承,看樣子好像真沒什麼她得不到的。
但親近的時候,老四的目光一歛,總覺得有那麼一點的空白。
然後幾句話間,殺意濺起。

『不管朕拉不拉得開這張弓,朕都是皇帝。』


然後是婉嬪,她與皇帝有一位小公主,大妞。



白冰的扮相真美。
顯然婉嬪的鋒頭絕對不及雲嬪,這兩人間鬥的水火不容,與憐兒一起進宮的玉漱就成了最直接的犧牲品。





雲嬪踩她,婉嬪就拉她。雲嬪剛藉鬥舞賞了玉漱一個耳光,婉嬪後腳就把皇帝當年送的舞衣轉送給玉漱,還指點了用錢賄賂蘇培盛這條路,一下就明白點出後宮與太監的勾結。
一方面婉嬪拉個備胎,一方面又直接對雲嬪動手。她故意教小公主在賞魚的時候自己跳進池子裡污蔑雲嬪,結果不只算漏了雲嬪識水性還被一狀告到皇帝那裡去,就這樣被打入冷宮。





而且雲嬪還順道把玉漱與蘇培盛兩條線一起收起來。



玉漱不難對付,令人頭痛的其實是蘇培盛。雲嬪不是沒有暗樁,只是蘇培盛那隻笑面虎兇的很;這就是第三集舒暢很精采的部份。
原本想先綁了蘇培盛來,沒想到蘇培盛一睜眼倒是十分不客氣,雲嬪屏退了下人,直切正題。



『本宮聽說,蘇公公你好大的排場,後宮嬪妃的生死榮傉,都攢在你手上,你想翻雲就翻雲,你想覆雨就覆雨,而我們,就是案板上的肉,沒有反抗的餘地任你宰割,蘇公公,是這樣嗎?』
『我說呢,原來是李慶喜這個兔崽子... ...他是不想活了。』

蘇培盛臉一沉,露出睥睨不屑的表情,當初抓到李慶喜換牌子的時候就想著留一手,沒想到他當真是想魚死網破。

『本宮看你是不想活了!』雲嬪怒道 :『區區一個太監,竟敢在本供面前撒野,莫非在你心裡覺得皇上跟你比根本宮還親? 用不用本宮拉著皇上問一問,看看咱倆誰在皇上的心裡佔的地多!』

蘇培盛聞言頓了頓,轉過身時倒是又掛上同平時一般的笑臉,

『娘娘是娘娘、奴才是奴才,娘娘跟奴才鬥氣,是不是是有點失身份了。』
『知道是奴才就好,李慶喜的供詞趁早交出來,還有那個玉漱姑娘,她的綠頭牌本宮就收下了,你就當沒她這個人... ...』

『娘娘,您要是想收拾我蘇培勝其實很容易,但是我從小進宮,我是跟皇上一塊長大的,先不說皇上心裡怎麼想我,就算有一天我不在了... ...我把話給妳擱這兒,』

蘇培盛倏地變臉,倒是完全沒把雲嬪放在眼裡:

『不管妳信不信,就妳那破綠頭牌一輩子都掛不上去。』



『你扶持那個玉漱姑娘,無非是想在宮裡有個靠山,本宮拉攏李慶喜,只是希望聖寵不衰,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要捨近求遠,不能聯手呢?』
『奴才不是沒有想過,可奴才怕萬一有一天把您給抬上去您一腳把奴才給踢走了,奴才這不是偷雞不著蝕把米嗎?』
『哼哼.. ...都說宮裡的太監個個都精的跟猴似的,之前沒有發覺,今兒個聽蘇公公一席話,果真不假。』



『你手裡不是有李慶喜的供詞嗎,有了它,就等於有了本宮的把柄,本宮就算再厲害也會投鼠忌器,賣你份人情。』
『唉呀,娘娘還說奴才呢,娘娘也精的跟猴似的。』
『這麼說咱們成交了?』
『奴才還急著給皇上送綠頭牌呢,送完了娘娘就得去閻王殿找人去。』

說到底還是雲嬪讓步了。蘇培盛心底氣著,嘴上硬是狠耍了一句。

『對了,娘娘誇奴才聰明,奴才可不能把自個當傻子呀,俗話說的好啊,叫什麼,爬樹得撿高的爬。』

就這樣玉漱的綠頭牌就給賣了。
不過婉嬪也不是這樣就玩完,當雲嬪與蘇培盛聯手的時候,襲香表妹這條暗線才起了作用。



『妳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是皇宮。皇宮裡最忌諱的是什麼? 是勾結。妳說,我送給玉漱舞衣是不是? 我要讓她成為眾矢之第,讓所有人都對付她,給妳,騰地兒! 明白嗎蠢貨。』

『我當然要給她機會了。萬一她抓住了這個機會得到了皇上的恩寵又記住了我的恩情,那自然對本宮有利,可萬一巧不巧,這個計策被後宮的哪個醋罈子發現了,使這個計策沒了,那也不可惜。至少所有人都知道本宮所扶持的那個人,沒了,大家就不會對妳下黑手。』

『妳知道嗎?妳是本宮唯一的希望,所以拜託,妳不要再爭風吃醋,說那些沒完沒了的渾話了,要不然別說本宮一輩子離不開這裏,就連妳的小命也玩完。』

我相信婉嬪本來是沒打算動這條線的,所以她該有多無助才能想到那個沒什麼心計的表妹啊?
就像她自己說的,真要是還顧念親情的話,又怎麼會把她送進這個見不得光的地方?



皇后 x 文月

孫菲菲的皇后與薛佳凝客串的秀女文月。
皇后在選秀會場的時候有出現讚許了嘉嘉和憐兒,海報上也有她所以後面應該還有戲。
而文月應該就真的只是客串,她在見到皇上以前就被逼瘋了,連第一關都沒過就敗了,最後被亂箭射中摔死,而憐兒也因為沒慧眼視瘋子被連累的一天到晚受罰,不過也因為這樣起碼躲掉第一輪的風波。





耿佳 玉漱 x 徐佳 襲香

兩位都是和憐兒同期進宮的小夥伴,雖然表面上是這兩位拔得頭籌引來了後宮的關切,不過大家都知道她們大概只是炮灰而已,尤其襲香姊姊。
玉漱是十七府上二嬤的親戚,一出場就是被利用來教導憐兒人心險惡的小狐狸,不過進宮以後倒是和憐兒互相扶持成為了好姐妹,和襲香八字犯沖,總是鬧的不可開交,也因為敢爭取而成為雲嬪與婉嬪的眼中釘,憐兒只受了勞力苦,她可是在較勁中被當作棋子,然後又被當作棄子。
與憐兒的組合看上去就是一個爭取,一個保守;一個衝動,一個謹慎再加上一個溫吞與機靈的對比。






而襲香雖然出身上三旗貴族,卻會因為一件舞衣不惜冒險與表姊婉嬪相認而得到『連玉漱小指頭都比不上』的評語。
就算到第三集尾巴終於與婉嬪聯手,也不知道以後會不會被利用完就丟?



最後是勤太妃和二嬤

老四跟媽媽們的感情還真是剪不斷理還亂,上一部對德妃,這部還有個勤太妃,總之不管什麼時候老四與親人間永遠都互相矛盾,所以這部繼續研究下去。
十七縱然不如意,但身邊起碼還有兩個真心為他的人。
二嬤依舊是那麼漂亮啊啊啊啊,她演的蘇麻一直都還在我腦袋裡。




***

最後完全是舒暢大大加分了繼續下去的動力啊啊啊啊,以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mma 的頭像
foremma

forpemma

for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