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集根本婉嬪的復仇跟襲香大爆發,又陸續有新角色出現所以不會有視覺倦怠感
後面老四抱著大妞的地方看著真有種辛酸的感覺 ~ˇ~

玉漱 x 憐兒



先說這兩隻,雲嬪還在的時候要找她們麻煩,襲香擠身貴人之位後依舊要找她們麻煩。
銜接著上集蘇培盛交出玉漱的牌子以後,雲嬪當然很有她風格的把玉漱叫來徹底的羞辱了一頓((真的好壞

既然她想出頭,她就讓她一輩子出不了頭。



後宮如戰場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雲嬪就是有種喜歡打擊人性的糟糕感,先是故意讓玉漱當守夜宮女跪在床邊眼睜睜看了雲嬪和皇上吳儂軟語了一晚上,然後收起她的綠頭牌讓她看得到吃不到,後來憐兒姐妹情深求情來了就更乾脆的想兩個都一起踢到辛者庫去,

中間雖然一度因為雲嬪看到憐兒手上的指甲油有別出心裁的漂亮所以放她們一馬,最後還是因為襲香作怪害雲嬪的手爛再加上發現憐兒竟、然、裝、醜! →所以還是打入辛者庫去了。
於是這兩隻苦哈哈的小夥伴繼續無止盡的勞動了。





雪琴姑姑很苛薄,其他的宮女也很苛薄,不過憐兒的樂觀總能感染玉漱,兩人的苦中作樂也讓蘇培盛對她們留了心眼。
而憐兒在這段不見天日的時間裡,對十七的怨與愛都逐漸掩埋又深深積累;

憐兒雖然表面上不說,但夜夜的哭泣與嘆息玉漱怎會沒發現?
那些說不出口的理由最後都只能放下。


然後另一邊十七爺婚結的也不太開心。

十七爺 x 嘉嘉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可是他的命,卻是用王爺的幸福換來的。』

當憐兒不停勞動的時候,十七大婚的也很不開心。

嘉嘉好委屈啊... ...是說誰不委屈呢? 要是沒有憐兒,十七就算不喜歡也不至於這樣對她。
憐兒不委屈嗎? 到頭來十七選擇了嘉嘉卻把她送進宮裡,那只願得一心人,白首不分離呢? (( 陸勵成太多啊啊啊



『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識未嫁時。哪個姑娘還沒有嫁人,就因為我把幸福給截斷了... ...我真是個罪人。』
『妳也太自以為是了吧。』
『王爺,我雖然從來都沒有喜歡過一個人,可是我知道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樣的。』

『王爺,您這麼對家父,佳佳實在感激不盡。』
『我不會成為您的牽絆,我願意一輩子留在王府做個丫鬟,好好伺候王爺。至於王爺心裡所愛的人,儘管可以娶進來。』

大婚之夜裡受到這樣的對待,嘉嘉好像已經做了很大的讓步。可是她似乎也只能做到這樣才能有以後可言。
他是為報師恩才娶她的,那她一跪,也為報恩嗎?

『不是每件事情都像妳所想的那麼簡單。有許多事情決定了就沒有環轉的餘地了,妳就好好做妳的福晉吧,如果我有什麼怠慢的地方,妳能理解,就已經是對我最大的回報了。』
十七手裡緊緊捏著憐兒給他的珍珠,那晚頭也不回的邁進書房,沒有那般小心翼翼,更無溫柔呵護。

已經剪不斷的絲,彷彿嘉嘉的識禮又將他倆推遠了一步。婚後的十七更是不斷找盡了理由進宮去偷看憐兒,於是勤太妃終於開了這對一個不死心一個又不敢說的夫妻第一槍。





『我知道,但是我能怎麼做呢?我一醒來就想上那兒去,雖然有一千個一萬個聲音告訴我不能動、不能去,可是我就是忍不住。』

『額娘知道,你老師也知道,所以當初我們沒有讓你做那樣的犧牲。可我兒子太仗義了,看不得別人過的不好,所以一切的苦都往自己的肚子裡嚥。』
『既然是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了,你就只能忍,如若若不然,別說是你了,就連那個叫憐兒的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好日子過。額娘久居深宮,雖然日夜以念佛度日,可是如果有人傷害本宮的兒子,本宮絕不罷休! 必要的時候,本宮會讓她以死來成全本宮的兒子。』



勤太妃向老十七下跪。她說的對呀,既然已經選擇了,既然不能兩全。
這樣拖拖拉拉的到底是想逼誰

雲嬪 x 謙貴人 x 婉嬪

接著就是圍繞著婉嬪的脫困冷宮的宮鬥,雖然出計的是婉嬪,但實際上眼睛看到的滿滿都是襲香啊哈哈哈 ˋ冏ˊ
第三集給襲香騰地兒的說法,婉嬪的最終目的是藉著拱襲香上位幫自己說話。



婉嬪用了兩個步驟達成她的目的。

1) 襲香在雲嬪的蔻丹裡動手腳

想上位就得給擋在前面的人設阻礙,比如說,至少要讓她不能繼續專寵。
順便掃掉浪頭上的玉漱與憐兒。



2) 利用雲嬪的疑心,拱襲香一把

雖然暫時是失寵了,但雲嬪若無把柄在手恐怕也不會推襲香一把,所以製造了一個假把柄給她。
在花園裡埋桃木人為親人祈福是假,有個啞巴宮女的妹妹也是假。

於是狩獵場上出現了一名箭術無敵的小將。





『香氣襲人,撲面而來。』

襲香鎧甲褪去,長春宮,謙貴人。

然後一個轉身,謙貴人說翻臉就翻臉,很快就把皇上帶到了總是茶飯不思想媽媽的小公主面前。
雲嬪當然給氣瘋了,可是手上的把柄是假的,身邊的人質也是假的,更慘的是自己親手把敵人送到皇帝跟前連氣都沒處發。





到這裡為止婉嬪的計策是成功一半了,不過要是單論襲香想鬥雲嬪,感覺還是略遜一酬



『小盛子,你覺得雲嬪娘娘對小公主是真心的嗎?』
『萬歲爺怎麼問起這問題來了? 奴才一直在萬歲爺身邊伺候,哪知道娘娘們的事啊?』

『看起來倒挺像那麼回事的,不過總覺得... ...透著那麼一骨子邪氣。特別是那個謙貴人,本來是雲嬪舉薦給朕的,可是朕總覺得她們怪怪的,不像是交情很深的人。』
『萬歲爺這麼一說都把奴才給說糊塗了,奴才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朕生平最討厭的就是後宮之爭,妳害我、我害妳,到最後真心變假意,真話變謊言,把你整個判斷都給模糊掉了。』
『小盛子,難道朕就找不到知心的人,就永遠要在這個沒有銷煙的戰場上,不斷的輪迴?』

『萬歲爺多慮了,先不說那些娘娘是不是如萬歲爺所說,這天下人多了去了,萬歲爺怎麼會找不到知音呢?』
『難呢,真的很難。朕就批批奏折、寫寫文章吧。』

原來老四還是那個老四,也許是爭鬥了這麼多年,連當初的素問也不得見了的感慨。
而明裡暗裏都在搶的雲嬪和謙貴人很快就炸了鍋。



蘇培盛指點出皇帝心中對婉嬪利用小公主的疙瘩,雲嬪則踩著這點輕易便踢道行尚淺的謙貴人一腳,
論察言觀色,雲嬪絕對是比較懂得揣摩聖意的那個。

小公主中毒昏迷了。
謙貴人開始緊咬住雲嬪送的蜂蜜不放,結果是雲嬪一邊挖洞給衝動誤事的謙貴人跳,一邊突顯自己的賢良大體,其實讓小公主昏迷的是種在一旁的月季花,已經被摒退的謙貴人發現後又帶著太醫浩浩蕩蕩前去。





總之扳倒一個是一個。
說到底小公主終究是被人拿來用去的犧牲品而已,皇帝盛怒之下把用毒的雲嬪打入冷宮,更怒斥並冷落為揭發此事而洋洋得意的謙貴人;這些人只有宮鬥,沒有親情。

『大妞,妳要記住了,在這個世界上,不要相信任何人,只剩下... ...我們父女倆。』



最後老四還是把婉嬪放出冷宮了,也許是憐惜小公主沒有生母在旁只會淪為更悲慘的命運,不過我很懷疑在這個爭是常態的後宮裡,連婉嬪自己都走不出這可怕的輪迴,小公主又怎麼躲得過?
總之到這裡婉嬪是成功出來,後面開始上演謙貴人的復出之路。
原來襲香不是單純的砲灰啊



最後是這三個

謙貴人x 蘇培盛 x 李為

起因是這樣↓

『看來這後宮裡的幾位娘娘都靠不住了,得馬上扶植新人才是。』

蘇培盛從皇帝懷疑雲嬪與謙貴人之間的關係時就開始準備找另一個靠山,這時候就想起了在辛者庫見到的憐兒。
他想為憐兒畫美人圖進獻給皇帝,於是找了李為幫忙。



而李為這個人呢不是李衛
人家可是才高八斗飽讀詩書而且還挺有企圖心的,一出場就滿滿不是可以被隨便對待的氣場啊......

原本李為信心滿滿的想從考試出頭天,沒想到和憐兒爸一樣因為沒錢而被刷下來,加上受到了榜首連唐詩都背不全和女朋友跑掉的刺激下整個黑能量覺醒

他不走正道了,改走旁門左道 → 於是找上了蘇培盛這個見人不是人的人。



『我相信你會,可是我等不了了。』

附贈眼睜睜見男朋友壞掉無能為力之下把私房錢全給他然後被嫁掉的呂佳容一枚。



原本女朋友也願意就算李為考不上也跟他過日子的,但李為的不甘心與家人的急迫讓她別無選擇。
他的前程非官不做,那她又該拿什麼為自己出聲?
李為氣她,她又不知道有多怨李為沒能看見她低頭嘆氣的樣子。



李為把憐兒畫的栩栩如生,可是畫完以後蘇培盛卻就再也沒下文了。
說好的提拔沒有,在李為不死心追來的情況下極其羞辱的丟給他三等侍衛的下等缺。
所以李為開始到處放話作畫的事,被謙貴人知道了,開始從中作梗,也就是從這裡才發現謙貴人真的是長大了


她不僅想獨得聖眷,更要除掉蘇培盛這個不斷會有麻煩的背中刺,雖然我也絕得蘇培盛中招有點怪,但反正他是中招了。
方法大抵上和姊姊婉嬪也是差不多的方法,就是丟一個假餌上鉤。



先從皇上那裡討了一塊真玉珮騙蘇培盛是贗品送他,表面上是討好賄賂讓他拿去當,晚上就楚楚可憐當著皇帝的面哭哭啼啼的丟了東西,一邊又挑撥離間的說蘇培盛想藉掌控後宮來掌握皇上。
是說,皇帝好像特別吃襲香女扮男裝的.. ..先前不是還很討厭她嗎XD
沒想到她鬼打牆竟然也打到皇帝心軟的坎裡去,老四你www



她掐准了蘇培盛狂傲自大的心理,就憑他大總管的身分誰敢不巴結他。
明明已經認出來了,卻因為三言兩語就信以為真。
她也算准了皇帝決不能容忍的一塊打,要蘇培盛翻身不得。
當然,能扳倒蘇培盛也要算記恨的李為在宮門口擋下他的一筆。



『您要是高高手讓我過去,我保證,下半輩子你就是我祖宗。』
『蘇培盛,我曾經把你當祖宗,可是你不給我臉。可惜呀,這機會過了,沒有了。』


以上。

((李為這傢伙總算讓他找到出氣孔了不然得憋死>皿<

不過蘇培盛不下來怎麼撐到限在還在洗衣服的憐兒上去,後面總該是又要看到憐兒聖母光輝的部份了吧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mma 的頭像
foremma

forpemma

for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