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四集好像有點多,不過因為想看完婉嬪結局所以wwww

總之呢

*雖然喜歡楊蓉卻完全沒辦法喜歡襲香啊
*用了六集終於開始進入比較內心戲(?)和推劇情的部份了
*孫皇后完全圍事啊

婉嬪 x 謙貴人





婉嬪是襲香的親表姐。把雲嬪鬥進冷宮、謙貴人也重新得到皇上歡心了以後兩人也確實融洽相處了一陣子,可說到底,她們倆其實也不親。
在皇帝的跟前得寵了,謙貴人也就愈發的不可一世,開始的時候還會應付婉嬪幾句,久了,連理都懶的理。
親疏遠近比翻書的快,但這四集看襲香的角度,再看婉嬪的角度,到尾巴憐兒與蘇培盛的角度就... ...這樣吧

襲香與皇上。

『這石子路走的這麼痛,為什麼還要走啊?』





襲香聽婉嬪說皇帝很喜歡在石子路上走就跑去湊熱。
石子路這段基本上是演給我們看的,就算過了這麼多年老四仍然找不到感情上的依託,既然不會有第二個晴川,比起用盡心計或是所謂大體為重的后妃們,襲香的沒心沒肺至少在某的點上是直接的吧。

『千萬不要編什麼謊言來取悅朕,妳知道的,朕一向不喜歡聽假話。』
『臣妾聽到一個傳說,說皇上跟一個女孩子老在這石子路上走,臣妾就想來這碰碰運氣。一來呢,看能不能遇見皇上,二來呢臣妾也想知道,為什麼要在這石子路上走啊?』

『朕相信你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真的。想知道為什麼嗎?腳痛了,心就沒那麼痛了。』
『皇上,您心痛啊?』
『沒碰到的時候不痛,可是碰到了就很痛很痛,痛的喘不過氣。朕常常問自己,人為什麼要生在這個世上,為什麼要承受那麼多的痛楚?... ...可時間久了,朕就終於明白了,這人活著,就是來感受這痛的。如果說這一輩子都沒怎麼痛過的話,這人生還有什麼樂趣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珍惜眼前人。可是眼前這些人,真的值得去珍惜嗎?』

襲香和老四的這段不在襲香而在老四的牛角尖裡,他的苦在於無法分享,而當年與之交心的人因為各種原因的總和而錯過了,徒留下自己的想像而已,所以對誰他都在找晴川的影子,偏偏誰都不是晴川。
而襲香只在乎有人搶走自己的聖眷,那天因為蘇培盛鼓勵而跑到石子路上碰運氣的憐兒就成為她心裡拔不掉的刺,連作夢都怕。

所以第一個逼死的就是盼春姑姑。






『知道妳為什麼不覺得燙了嗎?因為妳的手上有了繭子。』
『只可惜,我看不到妳完全不燙了。』

除了故意把小夥伴們關到冰庫以外還日以繼夜的不斷操勞,但憐兒在鳳袍毀損事件中仍然不計前嫌的救了盼春姑姑一命後終於讓盼春姑姑改觀,轉而開始每天讓憐兒端著熱茶作訓練,
可是盼春姑姑終究是護不了誰的。





『我知道,妳們都恨我,就像我恨我的姑姑一樣。可是,人心都是肉長的,誰不想和和氣氣的過每一天呢? 但是如果我對妳們和氣了,那妳們的日子可就難過了;在我面前出錯,頂多就是打妳們幾下,如果在主子面前犯錯,妳們的腦袋就會搬家的。』

『好人也好,壞人也罷! 什麼事情過去了,就記不住了,有一天妳們要是坐上我的位子,妳們就會明白的。』

『主子們不好惹,能躲就躲著點。』

平常就已經三番四次找麻煩的襲香這次發了狠要小夥伴們的命,在盼春姑姑幾次求情難以回天的情況下,還一邊出言要將她調到退役老太監的地方生不如死的伺候一輩子... ...

盼春姑姑只能一死了之,警醒了憐兒。
她曾經救了她一命,這分情她也還了。





第二個,就是她的婉嬪表姊。

當襲香忌憚於表姊的分寵以後,兩人就開始各走各的了;蘇培盛見縫插針,終於把憐兒引薦到婉嬪的面前。
而作夢都怕憐兒搶自己位置的襲香,此舉終究是把她心底的恐懼給翻了出來。



『您在宮裡不是一天兩天了,這棋子用的不順手,換一顆吧,何必動這麼大的怒呢? 生氣只能氣著自己,對於別人來說,可是無關痛癢的事。』
『棋子?』
『辛者庫裡就有一個。本來奴才是要自己扶持的,可您看奴才現在這德性,宮裡是個人都比我強,與其讓她在辛者庫裡埋沒了,倒不如為娘娘所用。』
『好啊,最差,也能讓徐佳襲香,嚐嚐被冷落的滋味。』



先有憐兒,後又逢勤太妃生辰,襲香當然不肯讓其他人佔了風光去,更何況是已經鬧僵的婉嬪;偏偏她自己沒有辦法,只能找小孩開刀。



婉嬪為了讓小公主在勤太妃面前獻舞而展開緊鑼密鼓的訓練,結果襲香半夜跑去誘騙小公主說把鐵球係在腰上就能輕鬆的練成下腰的動作,最後害死了小公主。
前刻還為能輕鬆完成下腰動作讓娘親而高興的大妞,下刻就因為鐵球活活折死了。



眾人都認定是婉嬪不顧小公主的死活。婉嬪百口莫辯,除了怎麼都停不了的眼淚。
從一開始她的孩子就辛苦,在這個見不得光的後宮裡。
不停的被利用,至死方休。



『婉嬪虐待親女致死,特廢去封號,擇日處死!』

婉嬪與皇上。
面前的這個男人,是皇帝,是主子,是她孩子的父親;然而這輩子喜新厭舊,嚐盡冷暖,用盡心機為的都不是夫妻,誰也都沒有真心。
如果小公主能受到關注,她不會和老四不親近。
要是婉嬪能留住聖眷情份,不那麼勢單力孤,她不會一直拿自己僅有的孩子去做博羿。
總是如履薄冰。



『臣妾多謝皇上。』

婉嬪慘澹的臉上沒有哭鬧,語氣平靜著從地上爬起來,搖搖晃晃的轉身,走出殿門。
皇帝甚至沒有看她一眼,自然也沒看見婉嬪那瞬間如釋重負的絕望。
剛才他踢她的那腳再痛,不會有她心痛。

沒有感情,老四眼中的婉嬪只是為爭寵富貴虐死自己孩子的女人,
現實利益上得不到依靠,婉嬪眼中的皇帝也只是個薄情寡恩的男人;
很可惜已經在後宮打滾多年的婉嬪只是個過客,經歷的心酸苦楚沒有機會讓老四看見。

只有這句多謝,是真心的。
看看這個皇宮把自己變成了什麼樣子。
無盡輪迴,這麼了斷也是種解脫。
然後壓垮婉嬪的最後一根稻草,是最壞的襲香。看到後面完全滿肚子火啊妳!!!



『妳已經沒有機會了,這輩子。可我還有。』
『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能輸,因為我是家族裡,唯一的希望。』

『妳鬥死了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鬥死了第二個,就會有第三個。只要皇宮裡有女人,戰爭就不會結束,妳是我的親表妹,我勸妳一句,回頭是岸。』
『妳以為我還能不鬥嗎?妳以為我現在還能不鬥下去嗎?我現在才明白,當初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妳就說這是個見不得人的地方。是啊,這就是一個見不得人的地方,但是我除了死和鬥下去,已經沒有第三條路可以走了。』





是說襲香到底憑什麼用這麼悲壯的配樂XD
見不得人都妳自己搞出來的,就這樣還想學人家當什麼家族的希望啦----
小公主的死絕對不是她自己口中的誤會與意外,這樣的結果不就是她的惡意嗎。
她自己都說是她幫了她自己的啊

最後收在憐兒與蘇培盛的視角。



『害怕嗎? 不過怕也沒有用,在這後宮之中,只要妳進來了,就再也出不去了。』
『我太累了,我好想... ...我好想我的女兒....我的女兒......』

婉嬪一頭撞死在憐兒的懷裡,所謂的表妹沒為她掉下一滴淚,倒是憐兒不住嚎啕大哭。
從第一次看見婉嬪與雲嬪在花園落水的事件,到最後小公主的事情,她是真怕了。

『我們只有拼命的往上爬,等攀到高枝了,就什麼也不怕了。讓她們鬥吧,她們鬥的越兇,妳的機會就越大。』
『那你... ...也在其中啊?』

蘇培盛的話是對的,他的眼光也是對的。憐兒的內斂與沉穩成了在皇宮中最實在的籌碼,就因為懂所以才怕,因為怕才有了逃的念頭。


十七 x 嘉嘉

另頭一直陷入矛盾的王爺始終對嘉嘉很糟:對誰都好,就是對她不好。
嘉嘉的懂事他怎麼看都是多餘的表面功夫,說心機可能也有,但我總覺得嘉嘉不算太壞。
四集裡面兩人算是有重大突破了XD


十七明明是氣自己,又任性的把氣撒在嘉嘉身上。
不擅下廚嘉嘉差點把廚房燒了,十七很火的當下人面就罵了她一頓。

『王府裡最不需要的就是表面功夫,沒用的。』



但總算他發現沾血的菱角是嘉嘉親手剝的以後終於心軟了。

『我們家王爺也不知怎麼了,平時對所有人都很好,惟獨對妳... ...』
『這正是我喜歡他的地方。王爺對他心裡的那個人,已經專情到了極點,才會對另一個人這麼絕情。王爺他一定深深愛著那個女孩,他對她的好,讓我很欽佩。』
『福晉能那麼想當然好,可往後的日子怎麼過呀?』



『他高興了,我就陪他笑。他難過了,我就陪他哭。他有氣,我就讓他撒;他需要人照顧,我就陪在他身邊。』
『等什麼時候他心裡的那個人來了,我就悄悄的走開,只要記著能跟他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我這一輩子,也就夠了。』

果然是冤孽呀 嘉嘉完全代入瓊瑤的模式,用這種強勢的方法闖進十七內疚的震驚裡果然受用
偷聽到與二嬤對話的十七終於願意告訴嘉嘉自己與憐兒的故事。



但真正驚人的是嘉嘉真的用很不得了方式唸出了台詞。

『我的心裡不是不能沒有妳,但我需要時間。』
『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接著是因為十七受命處理錢塘水患的事件。
這件事才真正讓十七與嘉嘉綁在一起。

為了籌錢,老十七著實的得罪了一票官員,這些人都是皇帝想開刀又不好出面砍的,而老十七正巧趕上了這個當口不留情面的勒了這群人一票;
一方面嘉嘉見識到十七在國事面前的理想與信念,一方面又展現了柔軟的身段幫著十七向那些得罪的人道歉。
對十七來說,街上遇襲,看著奮不顧身擋在前面的嘉嘉,這才讓他驚覺到自己是有要負責的人。
看到嘉嘉彎腰道歉受辱,生氣以後才知道嘉嘉想的都是為了他的以後。



『剛才那一剎那,我突然有了個念頭:我不能再這麼膽大妄為的活下去了,我要為了妳好好的活著、好好的保護好自己。』

第一次講故事,十七摟住表白的嘉嘉,把她的用心看在眼裡。
第二次遇襲,十七抱住了勇敢擋刀的嘉嘉,發覺到身邊有個人這麼重視自己。
第三次,十七接過嘉嘉熬夜秀出的手絹,跟她一起上門向臣功們致歉。

這兩個人轉了這麼一圈才走到一起,然後到第十集的時後,才真的看到十七放下憐兒的橋段。



十七帶著嘉嘉進宮來看勤太妃,中途遇到忙著辦婉嬪後事的憐兒。
嘉嘉以賞花為由逕自向前走了幾步,沒看到的卻是十七精采的拉扯啊啊啊



他還是很愛憐兒啊。
只要一看見,心裡就會不停的痛;兩個人只要說幾句話,那些背叛的感覺就好像會消失一般。
然而再望過去,嘉嘉就在前方不遠處。

明知道嘉嘉在等他,他還能就這麼跟著憐兒走嗎?

結果他叫住了她。

『這個東西還給妳。福晉不喜歡我身上帶著其他人的東西。』



憐兒沒痛快甩他一巴真便宜他咧咧咧咧
總是這麼優柔寡斷,對他自己是這樣,對憐兒說出的話卻比刀還利,眼淚啪啦的就掉下來了。
嘉嘉贏了嗎?
她隱約知道,又沒看到。要是她看到的話會不會又是笑笑,然後一副要哭的樣子q冏p

沒看到十七差點就要跟著憐兒走,那種不由自主的追隨。
只在意眼前開的燦爛的花,沒發現就在幾步之外,十七的掙扎差點要讓她心碎了一地。

差點,他就不會回到她身邊了。

勤太妃壽宴

是說這家人的線也真xxx

兩個兒子是君臣,也是親人;十七為了勤太妃的名分絞盡腦汁,那條看不見的線跨過了是生,跨不過是禍。
老四對十七心裡總是忌憚,兩人說話總是時不時就繞到當年康熙有多稱讚十七讓人戰戰兢兢,要不就是轉到勤太妃的名分上不歡而散;



第5集裡面十七帶著水果進宮面見皇上,兩人差點比劃拳腳比到擦出火來之際,皇帝丟出了個表面上贏了有賞輸了沒差的碎冰塊遊戲,但實際上卻讓十七硬生生的踩了煞車,最後連忙找了個理由退了下去。

『那人是假的,皇上已命人把他的手砍了。』
『這普通人怎麼可能捏石塊像豆腐一樣呢? 既然匪夷所思,那便是假的了。』



當然十七深藏不露的事還是被皇帝發現了,原本刻意想閃過的,恐怕變成更難嚥的坎。
((默默帕斯此時一門之隔在裡面當冷凍冰塊的憐兒和玉漱

到第10集勤太妃壽宴上兩個人又打在一塊。
為什麼呢,起因於孝莊太皇太后的鳳袍。





這裡之前有提到勤太妃和老四小時後的事情。
老四想起自己小時候因為德妃不幫他做餃子而被嘲笑欺負的事,勤太妃知道後偷偷幫自己做了餃子。
那時候母子倆是真心的開心。而做餃子的習慣勤太妃也從未斷過,只是老四登基後國務繁忙常常都顧不得吃,太監也就順勢把涼了的餃子撤了。
憶起這些,又逢太妃生辰,老四便想去看看勤太妃,怎麼想到就這麼不巧趕上皇后假行幫太妃披上孝莊的那件鳳袍,剛才想的感動都沒了= =''



老四敏感的神經又發作了。走進去行禮如儀,嘴上卻狠狠刮了太妃一把。

『就算國庫裡沒有錢,兒子也會想盡辦法幫您辦的風風光光的。這是兒子,唯一能幫額娘做的事情,至於其它呢,祖制不可違啊,雖然兒子是皇上,可是有些事情,也是無能為力。』



老四講的是讓太妃別癡心妄想。
然後等到了壽宴當天,全世界都在看老四的臉色。原本還好好的,老四突然當著所有人的面要為太妃指風水寶地,此話一出擺明不讓太妃與康熙同陵,前一刻還笑呵呵的太妃整個傷心到不行,整個人愣住不說,連一旁聽的皇后也是臉色僵住,更別說一直唸叨的十七當然整個就爆炸起來。





太妃雖然難過,但更怕十七意氣鬧出事便打發十七舞劍表演,結果越舞越氣,老四也是不壓到底不甘願的跑下去比劍,兩個人就這麼又槓起來= ="
結果看上去是不分伯仲,但太妃還是搶著讓十七認輸,再加上皇后跟著打圓場讓謙貴人救火獻舞才壓下火爆的場面。



當然,撇除老四對十七的君臣芥蒂以外,心裡看得出還是對勤太妃還是十分在意的,這點就要歸功於謙貴人



被罰的雲嬪出場啦((灑花~~~ 這樣看來後宮cp值最高的是雲嬪欸(?)
會打獵會刺繡又很會耍心機

總之冷宮的日子不好過,所以她故意買通了太監想倒打謙貴人一耙。
勤太妃壽宴,雲嬪親手縫製了衣服要給太妃做賀禮,刻意讓太監到襲香的面前晃悠了一頓,摸准了襲香沒什麼腦的性子引她上鉤搶走那件衣服。





結果她當然出糗啦。那件衣服該定位的地方都沒綘好,襲香上場表演的時候散開,惹的皇上不悅斥退。
皇后只好再次出來打圓場,說一切都是假的XD

皇帝見勤太妃配合的開懷笑了,才稍稍平息怒氣。
((是說生日過這麼大壓力還是別過了啊.... ...





襲香又很當然的跑去找雲嬪興師問罪。
不得不說看她被雲嬪笑蠢的樣子真的很開心。
她想欺負人,也得看對方是什麼人能讓她欺負XD

襲香連打架都輸雲嬪,一把反被雲嬪挾持找皇上理論去了。


李為 x 蘇培盛

最後要補前面蘇培盛鬥倒之後憐兒出手相救之外,李為其實也有跑去看落魄的蘇培盛。



『我對所有人都說蘇公公找我給美人畫圖,我對你是感激不盡;為的就是後宮那些娘娘們知道這事會吃醋會坐不住,到時候我機會就來了!可我沒想到你蘇培盛這麼沒用,這麼快就到我這陪我受苦來了。』

『就是因為我們都是失意人、我們兩個都不甘心,也只有這樣的一天我們才可以面對面喝一壺酒;過了今天,我們也許是朋友,也許敵對,但不管怎樣,今天喝了酒,從頭來過!』

就這幾句話以後,蘇培盛才又振作起來。基本上他鐵了心要報答憐兒=扶她成後宮,但憐兒壓根不吃這套。
在經歷過鳳袍事件、盼春姑姑與婉嬪的事件以後她滿腦子只想逃跑,再加上蘇培盛在看待這些事情上完全一直想把憐兒往上推,於是決定跳過蘇培盛只找玉漱商量逃亡計劃。



雖然最後玉漱臨時打退堂鼓也失敗了,但因為要逃跑這件事總算讓老四與憐兒有了十集以來最近的距離XDDD

而且不是經由蘇培盛遇到了李為。

不過還是要兔一下那張地圖真真是精簡的很啊~~




***

連四集看以後對老四好感度完全沒有增加((其實只有雲嬪的增加... ...
劇情不揪心但看了有點累,感覺還是要去看奇皇后比較實在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mma 的頭像
foremma

forpemma

for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