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E

每次看到這三個師兄妹就覺得暖暖的呢。
屠蘇,師兄和芙渠。

***

集數有點亂掉了所以就讓它去吧
繼幽都婆婆再次登場後天墉城小清新的日子就結束了。本來就是來吵架的,為的是焚寂,扯的是立場和兩派主導權,還有黑衣人屢次奪劍的內憂外患。

事件接踵而來,不論是相認還是離別都來的太短暫。

1


晴雪與師尊

這集的張力來自於晴雪與師尊兩個在屠蘇命運上產生的拉扯,之所以感到苦澀,大概也是因為有無能為力的痛感吧。


晴雪的身份為探查焚寂與雲溪很快就被揭穿,種種隱瞞再加上婆婆的來勢洶洶,除了本來就沒什麼關係的少恭(?)以外每個都對晴雪感到不是滋味;陵越為了屠蘇對幽都的身份有防範,芙渠則是因為在感情上受到了背叛而生氣XD 總之天墉城下逐客令是必然的,陵越想當然更是把屠蘇跟晴雪隔的遠遠的,而晴雪一方面對雲溪的事有口難言,一方面又對鬼面人可能是風廣陌的事情憂心不已。

至於怎麼被陵越發現的,首先是晴雪在劍閣外想偵查焚寂而放出靈蝶,陵越出手時意外弄壞了晴雪的手鍊,為了修補苦惱不已的時後從芙渠口中得知她在找雲溪的事情這才整個炸鍋了的。
中間大師兄串珠珠那段看起來真的是好、委、屈、欸XDDD 要是沒有芙渠你要怎辦www

2

3

身分掀開也好,偏偏被屠蘇與少恭聽到了。屠蘇本來就對自己感到茫然,無論師尊和大師兄多麼盡力的想要他只向前看,那種沒有底氣的孤獨感還是會深深的繞在他的身上。
那種被傷害,只能忍著酸楚強迫自己站起來後卻還是被遺落的孤單。

『那焚寂煞氣會不會令你很難受? 你是不是很痛苦?』
『別人聽到這樣的話,會以為我是一個怪物。也只有你,擔心的不是我會害你,而是焚寂會不會傷害我。』

4

少恭問了這麼一句,再度切中屠蘇的要害(?)

三個人的身上看見迥然不同的方向。
晴雪說要找屠蘇,其實找的是韓雲溪。
大師兄是遵從師尊立場的,所以明知屠蘇想見晴雪仍要他避開;處境已經很是艱難了,糾纏不清的幽都又能為他做什麼?
而形影不離的少恭一直在屠蘇的身旁,總是不著痕跡的加固屠蘇自我的意識。話聽起來是很勵志,可是總讓人覺得有些擔心哪(( 因為他黑啊!

5

6

總之隔著一扇門沒見到面的晴雪被大師兄帶走了,要把之前在芙渠那的手鍊還給她,已經很鬱卒的晴雪又被削了一頓擺臉色。

7

8

要走了,又因為婆婆再闖劍閣出了事。
鬼面人再度前往劍閣搶劍,婆婆因此受了重傷。同時山下又傳來村民遇到妖怪求援的事,陵端怕事不敢下山,劍閣又多次被襲,屠蘇就和少恭提議陵越留守坐鎮天墉城,他們兩個帶隊下山除妖去,然後就這麼發生了屠蘇終於失控奪劍的事。

9

10

被分開(?)的大師兄和晴雪在山上尋找從劍閣跳下山崖的鬼面人下落,一無所獲。等阿翔來示警的時候山下的屠蘇已經誤闖幻境中了。

12

11


在屠蘇走進幻境前又和少恭聊到自己以前的事情,少恭又再次安慰並勵志了屠蘇一番。

幻境裡,屠蘇回到遺忘了的烏蒙靈谷。他看見了被媽媽責罵的小雲溪,跟著他跑到了湖邊,然後才緩緩認出那就是自己。
才剛想起來湖裡就衝出了怪物,打不過不說鬼面人還出現挾持少恭逼他取出焚寂,幻境裡的少恭要屠蘇快逃卻被砍斷手臂,終於刺激屠蘇失控,沖回天墉搶奪焚寂,而趕到山下的陵越破開結界闖入幻境,雖然人劍合一很帥但仍打不過湖中怪物,危及關頭屠蘇帶著焚寂回來宰了牠,就是從這裡開始讓人心酸酸的劇情啦~

13

14

陵越握劍的手沒有半點遲疑。可是他的叫喊不敵失控的屠蘇,清醒了,又被控制了。屠蘇殺紅了眼提著焚寂緩步走向他,就像鬼面人嘲弄的要他看看,他的師弟變成了什麼樣子。

被焚寂重傷,最後關頭是師尊破天而出震開屠蘇,耗損了百年修為才救回陵越。

15

屠蘇為了自己重傷大師兄的非常內咎,想以死贖罪被師尊斥責了一番。

這麼多年來的心血,難道就只換得了屠蘇想一死百了的念頭?
儘管世事難以周全,所求的不過是屠蘇能保有本心,不被焚寂所制而多爭一口氣麼?

16

其實掌教真人的顧慮也沒有不對,事實上天墉城要冒著鎮住焚寂與管住屠蘇的風險太大了;這次重傷陵越的事件就已經證明了他現在的修為仍然不足以抵禦焚寂兇靈的呼引,幾次下來如果不是師尊及時出手天墉城也不知道被翻了幾回了。
而在面對掌教執意要懲罰屠蘇的情況下,向來立場堅定的師尊第一次做了退讓,說出讓人完全心酸的話啊啊啊T^T

傷人的是他的弟子,被傷的也是他的弟子。

『紫胤來天墉城已有百年之久,也只有屠蘇和陵越兩個弟子;如今一個重傷,一個身負凶煞之命,前途多舛,還懇請掌教真人看在紫胤的薄面上,給他一次機會吧。』

17

於是師尊與掌教最後的決定是把屠蘇關入禁地三年,師尊閉關,這期間內除了陵越外誰都不能再近禁地。
陵越被重傷的消息傳的很快,晴雪聽到是因為屠蘇失控急忙趕去找他,趕上了師尊帶屠蘇進禁地的最後一面。

18

19

她終於找到雲溪了。屠蘇聽到晴雪的聲音,困惑的轉過身去,又回頭望向師尊。
那幾聲的呼喊師尊也聽到了,低眸頷首,別過頭去。

百里屠蘇,不是要他忘了自己是誰,而是要他能擺脫過去繼續前行。
縱使徬徨無依,仍冀望能保持本心,活著呼吸每一口氣,不被焚寂左右控制。

『前塵已散,何須執著。』

20

站在師尊的與晴雪中間拉鋸的屠蘇,頻頻回頭,最終還是轉身隨師尊而去。
晴雪想追上去卻被少恭從旁一把制止,氣的她用力甩開他的手。

『他是百里屠蘇!』

少恭的一句話打醒晴雪。現在的她確實什麼都不能為屠蘇做。
她不會害他,可是也幫不上他。

***

少恭

『浮生若夢,何必把自己困在其中呢? 醉一場,就過了。』

21

屠蘇被關罰三年,少恭也決定離開天墉城,繼續去尋找想找的東西。臨走前跑到禁地道別,一邊仍然鼓勵屠蘇不要屈服於宿命,兩人約定好有天會再相聚。
剛下山的少恭就被青玉壇壇主雷嚴以老僕寂桐的性命要脅,請到青玉壇幫他煉藥。

22

23

這裡新登場了白髮玉顏(?)的寂桐和另有所圖的素錦。
素錦是雷嚴派在少恭身邊監視他煉藥的侍女,想趁機探查出少恭煉長生不死藥的秘密卻遲遲不能得手;雖然可以看得出她在雷嚴手下那種膽顫心驚與身不由己,但她身上也同時兼具了野心與危險。

24

素錦知道少恭一直思戀著巽芳,趁少恭獨自夜飲幾分醉意的時候與他伴琴共舞。直到接下面紗後少恭又驚又怒,推開素錦後憤而砸琴,拂袖而去,卻不慎留下燭龍之麟。
其實這裡沒注意看還真的跟少恭一樣嚇到= = 明明上個鏡頭還是鍾欣桐沒錯啊,兩個人的眼睛差很多吧哈哈

25

燭龍之麟 → 一個完全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素錦竟然知道所以應該很重要(???)
總之跑走的少恭一回家就被豪邁的千觴揶揄了一番。這裡總算是確定哥哥真的和少恭認識,而且還在幫他找東西,晴雪真的沒認錯人。
他帶來玉橫(?)的消息,據說是能引靈體復生的寶物,於是少恭立馬決定明天一早就離開青玉壇。

26

隔天大早素錦抱著昨晚少恭摔壞的琴前來,看見少恭要走急忙認錯。少恭看了眼素錦滿是血的手,要她好好照顧自己便帶著寂桐離開,獨留下握著燭龍之麟眼泛恨意的素錦XD

27

***

屠蘇下山

28

另一邊斬轉三年,在禁地裡苦修的屠蘇因為大師兄和芙渠的求情終於出關。三年來屠蘇努力修練卻還是會夢到太子長琴。

芙渠對掌教爹爹撒嬌無敵啊XDDDD

29

總之,這三年晃悠悠的就過了。
芙渠很高興的親手下廚為屠蘇接風(?),當然少不了被陵端眼紅的損了幾句,被芙渠虧了幾句後大師兄加碼讓陵端趕快去練劍 → 陵端的仇恨值沉寂三年後又繼續累計

30

31

我想芙渠對屠蘇來說是禍水大概是真的,陵端那孩子也很奇怪每次都搞錯人,是說誰叫芙渠又那麼可愛的講了句好想他啊XD
可是每次看屠蘇拿芙渠沒辦法的樣子就覺得很好玩啊~

芙渠興高采烈的拿著包子要給他吃,屠蘇卻說要學大師兄一樣不吃葷食,抬眼一看芙渠失望了又心軟收下。兩個小夥伴就坐在階梯上一邊聊天。

32
33

『一轉眼我們都長大了,可我還是覺得小時候比較好。』
『師兄說過,長大了,才能做更多的事情,照顧身邊的人。』
『做更多的事,就要負更多的責任,哪能像小時候那樣,無憂無慮的。』
『不會,師兄說,不會的。』
『師兄說師兄說,你就知道師兄。大師兄就只對你一個人好,對我和其他弟子可是越來越嚴厲了,平日裏不是忙著修仙練劍,就是打理天墉城的事務,別說見面了,就連說話的機會都很少了。』
『你呀,人是長大了,但話反而更少了,你以後不要一個人悶著,不然連話都不會說了。』

看屠蘇點頭淺笑著很溫馨啊~~ 然後陵端又來了= =
每次都欺負屠蘇,大師兄發現屠蘇體內的煞氣又更盛,所以決定去幽都找晴雪幫忙。

34
35

可陵越走的時候芙渠真的是心碎了一地啊啊啊大師兄你wwww
知道你每次這樣的時候屠蘇都在旁邊看芙渠的臉色然後一定都會被甩到颱風尾屢試不爽啊啊啊

『劍穗影響我出劍,不方便。』
『可是直諫長老不是也有一個縛絲劍穗嗎』
『師尊是師尊,我是我,不一樣的。芙渠,妳平時不認真練劍,總拘泥於這些小玩意做什麼? 多跟屠蘇學學,把心放在修行上 ... ...』

36

37

結果大師兄走是走了,回去的時候芙渠越想越傷心,一把就把劍穗丟在地上結果又被陵端看到了。跟在後面的屠蘇不忍心彎身撿起芙渠的劍穗,一抬頭,兩人又起爭執。

38

陵端因為聽了肇臨胡謅的謠言對屠蘇更壞了,嘴巴壞出手更壞,又讓屠蘇心中怨念頓生,呼應煞氣。焚寂不斷的困擾著屠蘇讓他苦不堪言,遂想毀掉焚寂,被紅玉發現阻止並罰去藏經閣抄書。
另一邊造謠的肇臨也被聽到風聲的掌教一起罰去抄書,兩人在書閣中聊天,彼此的誤會解開,沒想到鬼面人趁屠蘇去關窗的時候闖入盜劍,肇臨出手按下卻反被殺死,追擊出去的屠蘇雖然在打鬥的時候想起師兄強壓下焚寂的煞氣,回到書閣才發現肇臨已死,這時候來到的陵端便緊咬屠蘇不放,咄咄逼人與眾弟子圍捕屠蘇,屠蘇被刺激煞氣大發,最後掌教真人啟劍陣將屠蘇關進鎖妖籠與金光鍊裡。

39

40

屠蘇清醒後聽見芙渠在叫他的名字,心神還凌亂的屠蘇急忙向芙渠解釋自己沒有殺肇臨,芙渠說相信他要他撐住等大師兄和師尊出關,自己先去幫他拿藥療傷,卻聽見陵端在掌教面前要他償命,嚇的芙渠連忙準備行囊拉著屠蘇下山逃命。

41

42

整座天墉城,就只有她們兩個信他了。
可是都這樣了屠蘇心裡還是想著這是他家,他不能走。

43

44

知道屠蘇不能離開焚寂,紅玉先一步把焚寂帶下山,為的只是想親耳聽屠蘇說不是他。
只要他說,紅玉就相信真不是他。

沒想到屠蘇是這麼逃下來的。無處可去的他想起少恭說會先回故鄉看看,於是他就去到了琴川。
((芙渠和屠蘇最常的交手戲就是拉手臂啊XD


45

***

方蘭生與方如沁

47

『這人一定是修仙的。』
『此人多半有病。』


據說這是屠蘇與真˙女主角方小蘭的初次見面。
屠蘇一個伸手解救了御劍飛洗衣板的方蘭生,豋場。


46

48

總之能幹賢慧的姊姊與作夢修仙又老闖禍的弟弟這樣的組合。
是說我原本以為少恭說他家在琴川應該不是真的,結果是欸! 雖然很久沒回去但真有一個琴川歐陽家來的,而前看二姊笑靨如花的樣子,應該滿喜歡少恭的XDD

49

50

最後大師兄去幽都找到努力修練的晴雪。晴雪提出如果能成功壓制屠蘇的煞氣便要帶他與焚寂回幽都,陵越雖然拒絕,但晴雪表示自己不會傷害屠蘇,要是連陵越都不相信她就沒人可相信她了,最後陵越點頭,化解了兩人原先僵持的狀況。

***
51

5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mma 的頭像
foremma

forpemma

for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