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 方家少爺果然是寶貝
* 滿滿的張檬 <3
* 襄鈴出場的讓人想跟著轉圈圈啊~!!

這兩集因為有方蘭生(?)整個熱鬧起來,劇情總算是離開沉重的天墉城,有種故事終於開始啦的感覺

***

天墉小尾巴

『師徒如父子,師尊怎麼待你都是心甘情願的,換作師兄也同樣如此。』
『師兄,假如我死了,是不是就不會有煞氣、不會再難過,也不會給師尊、給你添麻煩了? 』
『你胡說什麼! 師尊若是嫌麻煩就不會收你為徒,他想你平安的活著。』

1

其實是李蘇蘇去翻少恭家的圍牆找不到人以後只好坐在門口想師兄和師尊了=W=


『我被師尊收留的時候也這麼想過,但是拜師那一日,師尊問我,陵越,你因何執劍? 我說,我想學御劍之術去找我弟弟。師尊說,若是找不到呢? 你這輩子便不學其他了嗎? 』
『你為誰而學劍,你自己首先得清楚。屠蘇,師兄今天也來問你,你因何執劍? 師尊又為何收你為徒? 』
『為了讓我好好活著。』
『只有好好活著才能不負師尊的期望,也只好好的有活著,才有希望能找到我們的親人。』

2.1

另一邊的陵越好不容易帶著晴雪回來了卻出這麼大的事。
每次師兄出遠門屠蘇就出事,而且還越扯越大洞。陵端一見到陵越回來就趕忙興師問罪去了,和芙渠吵了起來。

『陵端! 屠蘇的事還未查清楚,你不要污言穢語冤枉他!』
『證據確鑿還查什麼查! 要不是妳放走了屠蘇,怎麼可能會有今天的事? 』
『我要是不放走他他還有命在嗎! 別以為我沒有聽見你們兩個說什麼... ...你和我爹、你們兩個是不是打算... ....』

『掌教真人,屠蘇絕不會殺害肇臨,肯定還有內情。』
『還有什麼內情啊? 要不是他幹的他幹麻要逃跑呢? 分明就是作賊心虛! 』

『不跑等著被你殺,來個死無對証啊! 』

『陵越,我來問你,你的師傅現在閉關修鍊中,倘若這件事情我交給你來處置,你該怎麼做? 』
『請給我一段時間查清楚,陵越自會秉公論處。』
『人都跑了你還怎麼查清楚,大師兄,你是在拖延時間保護自己的師弟吧。』

3

『陵越行事向來光明磊落! 這幾年我在天墉城中處理事務,何曾偏袒過誰? 既然這麼懷疑我,那我就替屠蘇頂罪,殺了我吧,替肇臨抵命! 』

陵越這麼一跪也跪的絕決 ── 雖然掌教的態度讓人覺得有種無言的感覺,但因為是宗峰岩所以就算了
總之因為肇臨出事的情況太過於混亂,再加上已經入土為安,什麼事都只聽陵端的片面之詞查不出什麼東西,最後陵越只能請晴雪藉幽都對焚寂的感應去尋找屠蘇下落。
於是,晴雪踏上了尋找屠蘇的旅途((雖然要去找屠蘇很開心但怎麼就是有種要去戶外教學的感覺?

4

當然後面證明了晴雪確實只是想找到屠蘇後自己帶回家而已
不知情的大師兄在尾巴就只能癡癡的在天墉城中等著這兩隻一去不回,想屠蘇啊怎麼會這樣!! T^T

42

『我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像師兄弟一樣下山行俠仗義,逞奸鋤惡。』
『來日方長,等你除了身上的煞氣,就有機會的。』
『可是這天要等到何時呢? 可能這輩子我都... ...』
『你還年輕,不要說這些。再說除了師尊,還有師兄我呢,難道你不相信大師兄可以幫到你嗎? 』

『我相信! 若有朝一日我能除去身上的煞氣,你一定要帶我一同下山!』
『我就帶你踏遍萬里山河、行俠仗義!』

43

『當年就在這裡,我答應過屠蘇,等她除去煞氣之後就帶他下山。他現在下山了,我卻不知道他在哪裡。』
『師尊閉關之前要我好好照顧他。我沒有辦好,我辜負了師尊、辜負了屠蘇。』

↑師兄真的把這件事看的很重要啊晴雪妳WWW

***

方如沁與方蘭生

5

『哇,活的劍仙啊! 要不冷面大俠這樣子吧,你去我們家我管吃管住,你教我法術好不好? 』
『你下次別落我手裡,落我手裡我捏死你! 』

隔天醒來的屠蘇與被姊姊強迫勞動去打掃少恭家房子的方蘭生相會了,這麼一驚一乍的瞎講一堆後屠蘇想也沒想的就跑了,留下與他再也不共戴天的方小蘭。
不過算不到的是,才剛放走(?)這麼一個寶貝後在外面派粥做善事的方如沁又碰巧收留了屠蘇,結果就更讓方小蘭打死不鬆口啦,尤其是屠蘇那個一轉身啊,真的是無處不相逢啊XDDD

6

7

方蘭生纏著屠蘇要學法術,結果當然是被發現的方如沁狠狠修理一頓跪洗衣板去了。

8

9

『我前天晚上做了個夢,總覺得少恭就快要回來了。』

姊弟倆大概因為方蘭生的孩子氣吵鬧也是常有的事,從兩人講話的時候可以知道方家與少恭家應該是認識的,而且方如沁還很喜歡少恭,有意無意的都在等他。倒是方蘭生對姊姊的喜歡還滿不以為然,甚至恨不得乾脆讓屠蘇當姊夫都好過少恭(?)
而方如沁的夢確實也是真的,因為此時的少恭正帶著寂桐回琴川的錄上。

10

11

『你對人家百里屠蘇客氣點,人家是咱們家的幫工,又不是你的僕人。再說人家是來找朋友的,過兩天就走了。』
『誰把他當僕人來看了,我可是把他當未來姐夫來看!』

而寵溺弟弟的方如沁什麼都可以忍,就唯獨不能忍受方蘭生成天滿腦子修仙法術的東西,直到方蘭生知道屠蘇出身天墉城之後就更想纏的姊姊留屠蘇下來,才終於大發飆。
每次方蘭生提起出家的爹和所謂仙緣的時候,方姊姊都會露出一種欲言又止的表情。

『爹出家的時候不是也說了嗎,如果不是咱們家積德行善的話,也不會有我了。』

12

13

『我對你不好? 爹娘出家早,是我把你養大的! 我一個人操持這麼大的家業,你什麼時候幫過忙? 你什麼時候幫我看過一眼帳本? 也不好好讀書,成天就想著修仙修仙,你去修仙,誰來繼承家業? 』
『這修仙也能繼承家業啊! 修仙和繼承家業又不衝突,再說我學會修仙,我還可以幫妳收帳啊,我可以點石成金,縮地千里歐... ...』
『等你修成一早就沒影了。你會幫我收帳? 你會繼承家業? 我要相信我就是個傻子!』

這時候的方蘭生不可愛了。雖然又耍耍嘴皮子繞到少恭身上才緩和點氣氛,不然這實在是很不懂事的話題啊= =a
想想方如沁的表情也許是不捨吧。

丟下還小的孩子,讓女兒獨自撐起家業的父母。
還有只想學法術整日胡鬧著玩,又想拋下自己的弟弟。
方蘭生越是執拗,方如沁就越是執著的親情。放不下非要走上與父母同路的弟弟,深怕沒抓緊,就不是少年輕狂。

14

15

不過看後面方蘭生軟硬兼施無所不用其極的使詐騙屠蘇學修法的事情看上去,他好像也只是迷戀所謂的御劍術法而已 ((那幹麻讓姊姊這麼傷心
因為本身沒有天份加上沒什麼耐心毅力,屠蘇教了基本功後說他基本上也只能靠家傳玉珮騙吃騙吃罷了。

『自絕經脈吧你。』

但是不能眼看著方蘭生這麼沉迷,方如沁還是請走屠蘇了。

16

『二小姐給我一口飯吃,我本來應該報答妳。妳是我的朋友,讓朋友為難,我自然會離開。』

方蘭生要是不要姊姊的話不如給屠蘇好了,真是!

***

琴川,採花賊

19

20

離開前又被下人污蔑了一把的屠蘇走出方家後,一個激動又引發煞氣暈倒,被捕頭救回家。而隨著時間,屠蘇夢裡的太子長琴也越來越清晰。
捕頭家倆老因為沒有孩子又很喜歡屠蘇,除了一起吃飯還聊起屠蘇有沒有喜歡的女孩的事情 → 屠蘇一下子就想到了晴雪,不過也沒說什麼。 後來聽聞琴川出現了採花賊,一為除害,也想為捕頭分憂,於是屠蘇找上了琴川一枝花(?)的茶小乖探聽情報,果不然又跟上次問路一樣被糗了一頓XD

『一把劍、一個鈴鐺。沒了。』
『那你把鈴鐺給我,我換你十次消息。』
『不行,鈴鐺也是我師兄的。』
『你這人怎麼這麼小氣啊,你除了一文不值你還一毛不拔!』


不過還好,總算是給他拿到了情報推敲出下次出事的可能是方家的方如沁,屠蘇動身再探方家。
((是說芙渠沒有幫忙丟一點較銀子的東西嗎嗎嗎

另一邊一直在找屠蘇的晴雪原本因為大師兄送屠蘇的劍鞘掩蓋住焚寂的氣息而一點頭緒也沒有,突然想起了少恭,猜想屠蘇也會去找少恭來到琴川近郊。

21

22.1

是說不愧是方如沁霸氣盡顯啊XD

『他萬一誤撞到咱們家咱們是不是要做點防備? 』
『哪裡來的採花賊? 誰要敢來咱們家,讓他豎的進來、橫的出去!』

總之方小蘭在得不到屠蘇(?)後直接在腦中代入 屠蘇=採花賊 的公式,為了怕姊姊被採花也煞費苦心的佈置了一堆陷阱要抓賊,結果甕中只抓到了百里屠蘇,搞錯採花賊還又白花工夫。

23

24

而聽聞另一邊真的採花賊出現後屠蘇也立馬掙脫追捕,追到了郊外總算是碰見了在洗漱的晴雪,兩人誤打誤撞就這麼被方蘭生押了回去。誤會解開後為了共同追捕真正的採花賊,方如沁讓晴雪與屠蘇一起在方家住下。
除了探查詢訪,最主要晴雪還是想跟著屠蘇,想讓他能想起自己。

25

26

雖然近水樓臺的方蘭生中間有當一下晴雪和屠蘇的小燈泡,不過總算晴雪努力讓屠蘇不那麼拒人之外,還一下子得到了蘇蘇的專有稱號XDD

隨妳。((根本www

27

28

接著就是兩人到處去查訪案情 → 不斷碰釘子((因為屠蘇的聽說妳被採花了)) → 然後發現那些被採花的其實沒有真的被採花(?) → 所有案發現場都留有琴川本地沒產的素心紫蘭

29

30

最後得出可能與採花賊有關係的孫家。於是晴雪讓屠蘇抱著假蘭花,試圖與傳說中被如銅牆鐵壁般的奶媽保護著的孫家小姐見面探查。
在此晴雪同學完全展現她見人說人話的技能,稱讚奶娘當年風采的時候屠蘇根本不敢直視啊XDD

31

32

***

孫月言與襄玲

a

原本看劇照的時候其實張娜出演孫月言讓我眼晶亮亮,知道這位演員是因為N年前的華視播的鎖夢樓,當初看戲為楊蓉、為馬婭舒、為謝震武為江淑娜,還有就是多認得了這位其實很配角的張娜。後來發現她其實也有參與過一些我應該看過的戲之後.... ... 就知道選角還是很重要的

B

↑雖然不是吃重的角色,可是張娜確實有演出江心蓮那種善良婉約的氣質。

所以她演孫月言,從第一波劇照看來也確實符合印象中的那種形象,不過大概因為孫月言的身體不好,所以總是病懨懨有氣無力的,才讓後面出場的襄玲完全大勝啊啊!

33

34

總之晴雪順利如計畫中的進入孫府見到喜愛蘭花的孫小姐,並在她的引薦下發現了可疑的花奴。
為了不打草驚蛇,最後在奶娘與孫月言的同意下,由屠蘇看著門外,晴雪留在府內堤防採花賊出現。中間有提到孫月言之所以幾乎完全沒出過門,除了因為自小身體病弱以外,幼時曾被卜算出十八歲時將逢大劫才讓奶娘全面封鎖的顧著她,加上她雙親早逝,奶娘當然是呵護有加,甚至完全到了生人勿近的地步(?)

35

不過縱使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孫月言也有小時候喜歡的人,聊天的時候晴雪說到在門外的屠蘇就是自己喜歡的人,孫月言則爆出小時候被欺負,方蘭生為她解圍的事,所以一直暗戀著他。晴雪雖然覺得方小蘭完全不值得但還是鼓勵孫月言勇敢表白,不然他被嫁掉怎辦!!

36

37

另一邊在門外的屠蘇因為見到可疑的人而追蹤過去,結果一個轉角沒跟上,反而接住了從天而降的禮物(( 灑小花啦~~~

38

39

在樹上打瞌睡的小狐狸不小心掉下來,經過的屠蘇也很自然反應的伸手接住了她。

『是你? 我不會是在作夢吧? 真的是你啊!』
『什麼是我? 妳在說什麼?』

40

41

屠蘇一頭霧水,她可是一眼就認出他來了。

小雲溪那年在巫蒙靈谷外救的小狐狸(?),沒想到還能再見。小狐狸興奮的碰了碰他,開心的轉身一溜煙跑了(!!!?)

***

『我們是朋友。』
『少恭這個人呢,跟誰都能成為朋友,所以呢你也不用太在乎他。』

最後是少恭。
這兩集的少恭好少,就是交代他回寂桐的路上意外得到找尋已久的玉橫,其他只出現在方蘭生和晴雪的嘴巴上而已 =~~=
然後有一點巽芳題琴銘的回憶。

17

『鳳凰鳴矣,于彼高崗;梧桐生矣,于彼朝陽。』

『千載弦歌,芳華如夢。』


18

『少恭怎麼還不回來啊,這一個兩個的都對你這麼死心蹋地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mma 的頭像
foremma

forpemma

for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