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 開始瀰漫著淡淡的苦澀和無奈啊
* 尤其是如沁姊姊的
* 雖然聽說(?)師兄是芙渠的,但我覺得如沁也可以 ((完全亂來的狀態


少恭與如沁

1



『如沁,以後就不要再等我了。』

『如果你們都不回來,我睡也睡不踏實的。』

一開始就從這兩個交集不在一起的青梅竹馬(?)拉開。

縱使如沁表面上否認,其實大家心裡都清楚她不只喜歡少恭,還等了他許久。
從翻雲寨被救回來後想盡辦法的開藥舖、照顧桐姨,把一堆人都拉進方家裡住,為的也都是少恭。可惜這兩集不管是少恭與如沁的劇情,還是走到了蘭生與月言,總之就是一句話:他心裡有人了。而那個人不是方如沁,也不是孫月言。

方蘭生心裡的人是從天而降的襄玲,少恭心裡的人則是不知道已經去了幾年的巽芳。

能幹如她,聰慧如她,雖然方如沁基本上只能是單戀,但對她言語間透出的落寞與堅強,還是讓人感到心疼多一些。
不管是對蘭生的溺愛,還是獨獨傾心少恭的這個選擇,好像都用這句話做了解釋。而少恭心細如塵,卻又一次次的拒絕如沁,每當她想跨進一步,他就閃避一步,進的多了些,他築起的牆也就越高。
到最後雖然賭氣的說了任性的話,轉身以後還是忍不住哭了。少恭你wwww

『就是沒和妳見外,才讓妳不要等我了。小時候,我家道中落,唯有妳和蘭生與我親厚,於我而言,妳們就是我的親弟弟親妹妹;哪有讓自己的妹妹一直等的道理?』
『反正我要等到蘭生娶妻生子,我不怕再多等幾年。』

3

4


如沁的那種執意等待或許還帶著一點認命。那種認命與孫月言對待生死的看破不同,更像是來自家族與親人的無奈;或許是擔負了父親殷切而難以道破的期望,加上個性使然,成熟內斂的少恭是她的選擇,即使不可得,也會在蒼茫的白霧中繼續等待。

可是對少恭而言,接受如沁卻像是宿命的考驗似的。就像所有都看在眼裡的桐姨所說,向來是希望少恭能放下巽芳繼續前行,他卻怎樣都無法放棄。如此才有後面蛟仙與千年冰蠶絲的事件,愈發突顯出少恭不論是在在感情上,還是人生目標上都已不可能回頭走在正常的路上。

5

6

桐姨向如沁說了用千年冰禪絲製琴弦的事。雖然沒有提到巽芳,但也點出了琴之於少恭的深重意義。如沁自然是沒有放棄的道理,向茶小乖打聽到蛟仙收藏千年冰蠶絲的皮毛後就急匆匆的隻身前往,沒想到消息有誤,那蛟仙並非善類,早已淪為會吃人的怪物。

如沁渾然不知,先是被騙陪蛟仙下了盤棋,贏了以後不但不履約交出蠶絲,還差點被留在湖裡陪他一輩子。所幸少恭及時趕到。

7


原來那蛟仙原本與妻子相親相愛過的很好,卻因為一次不慎犯了錯被天庭責罰派到偏遠地帶,老婆為了來找他在半路中掛了。
於是蛟仙在極端的思念與寂寞中不甘與憤恨,時間久了,連當初深愛妻子的臉也想不起來,於是越走越偏。

最後少恭給了他一顆夢魂丹,救了如沁。

8

夢魂丹是幹麻用的? 少恭說,現在那蛟仙可能醉生夢死在他與妻子的幻境裡吧。
那少恭是怎麼有的? 聽說那是仙藥但怎麼有的不重要,但看少恭那臉漠然的表情,他既不屑蛟仙的所作所為,更對夢魂丹這東西不以為然。

在漫長的歲月裡,連當初的心意都變的扭曲了嘛?
可是少恭,卻沒有一個時刻是忘記巽芳的。

事件終止在少恭質問桐姨那裏。

9

『這個琴弦確實來之不易,不如你就當作,是妹妹對你的心意,先收下吧。』

如沁在蛟仙那裡也聽出了少恭心裏已經有人的事實,總算心裡也有了個答案。
而少恭也在同姨的反問下,明確了他心底的話。

『為什麼要告訴如沁琴弦的事情! 什麼千年冰蠶絲,妳知不知道,差點要了她性命!』
『你既然在乎如沁,為什麼不願意接受她? 給她,也給自己一個新的開始。』

『當初巽芳救我的那一刻,就是新的開始。可是結果呢? 從她離開我的那一刻,我就註定,再也不會有新生了。』
『如沁於我就像桐姨於我一樣,是親人。不要再給我平添煩擾。若想留在琴川,妳自己留下便是!』

10

少恭向桐姨發了頓大脾氣,約莫是在他的心裡,就算再苦再難,再寂寞再心酸,他都不能放棄巽芳,或是巽芳之於他在生命中支撐的意義。
如沁很好,桐姨很好,小蘭也很好,可是這些都不足以彌補他心裡巨大的傷痕。


後面蘭生偷帶襄玲回家被罵了一頓後跑去找少恭訴苦,少恭也是念了蘭生幾句。

『小蘭,我準備離開琴川。』
『離開琴川? 為什麼要離開琴川? 這裡有藥盧,你可以繼續在這裡行醫啊,這裡還有我們,你也不用一個人四處去漂泊啊? 』

『我雖然偶爾抱怨依下我二姊呢,其實我二姊這個人還是挺好的,她溫柔善良,美麗大方,精明能幹! 關鍵是,她是真心喜歡你呢。』
『就是因為她太好了,我不想傷害她。』

11

『不想傷害她? 那你還離開她呀? 我二姊等你等了這麼久了,難道你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就這麼一走了之啊? 』
『小蘭,如沁是個值得讓人一心一意相待的人。我做不到,而且感情的事不是你我能掌握的,我不能讓她再陷下去。』

蘭生斜睨了少恭一眼。雖然急的跳腳,但他終究還是善良的人,又或許兩個都是他喜歡的人,所以終究沒有再追下去。


13


所以如沁的單戀到這裡,看起來真是結束了。

『真沒有想到,像你這麼細心的人,竟連句敷衍的話都沒有。』

如沁的笑都好傷心 T^T

知道了,就這樣吧。哪怕少恭說,在這個世上他最不想敷衍的人,就是她。
她也是他重視的人,會為她擔心著急,只是,就是不能忘記巽芳。

想想桐姨問少恭為什麼一定要走?

『你是怕有一日,會被如沁小姐所感動,還是怕,淡了自己的執念? 』

『妳錯了,唯有執念,才是支撐我活下去的理由。繼續留在琴川,只會徒增無謂的牽掛和困擾。』


如沁問,以後你還會回琴川來看我們嘛?

『如沁,在這個世上,我最不想敷衍的人,就是妳。』

那段沉默,幾個鏡頭,卻好久。


14

***

屠蘇與晴雪

比起少恭與如沁間的那種因為人生目標不同而產生的惆悵,後面襄玲與蘭生反倒因為屠蘇和晴雪嚐到苦澀的味道了。

15

16

晴雪一直很擔心屠蘇焚寂發作的事情,所以費了不少苦心把幽都密法的藥熬給屠蘇喝。雖然極苦,但屠蘇看著擔心的晴雪,還是一口口忍著喝了。兩人看似沒有進展,但到了如沁蛟仙事件過後屠蘇少恭兩人閒聊時,屠蘇口中總算不再只是否認晴雪的心意,而是願意一起做努力。另邊一直偷偷跟著屠蘇的襄玲終於也發現他身上似乎有不對勁的地方,於是把腦筋動到了老追著她跑的蘭生身上。

17

20

小狐貍實在是精的很,但說到底她也真沒騙他。
襄玲告訴蘭生她在琴川沒有熟人,雖然想找親人卻苦無門道,蘭生聽後雖顧忌姊姊,但還是讓襄玲住進家裡。


21

22

不過看蘭生抱著襄玲的時候還想說他怎麼老是一開口就問襄玲肚子會不會餓?
加上之前他老是向方如沁吵著吃飯皇帝大莫非他真是個吃貨,原來www

23

總之,蘭生讓襄玲住進來的事果然馬上就因為屠蘇而砸鍋了。
時逢月圓,屠蘇身上的煞氣發作,原本想幫忙的晴雪卻差點反被傷到,屠蘇大叫之餘引來襄玲,結果就是屠蘇無力的只能自己在房間裡天人交戰,搞不清楚狀況的襄玲就又跟晴雪打到昏天暗地。


18

19

兩人大打出手後鬧到方如沁那裡,偏偏屠蘇早就忘了小時後的事,襄玲自己也不好說是隻狐貍,然後就在百口莫辯的情況下又急又氣的跑了,留下莫名奇妙闖禍的方蘭生又被姊姊罵了一頓。

24

25

26

還有就是因為晴雪一句『你到底忘了多少人啊』而小傷心的屠蘇。
還好,對晴雪追上來的關心他還是點了點頭說沒事,而晴雪也繼續一邊無視婆婆要她帶屠蘇回幽都的指令,自顧自的找方法幫屠蘇。
原來必須要以晴雪自身的靈力才能幫忙壓制煞氣,想想師尊這些年來多麼辛苦啊啊啊



27

28

*****


翻雲寨

然後就在少恭安撫完小蘭準備拍拍屁股走人的時候,琴川又鬧事了。有很多人不知為何突然都一直昏迷不醒,經少恭診治後發現不像一般的病症,反到像是被吸了精魄似的,這一來就挑動屠蘇的神經了。
當然也挑動方小蘭的神經。

29

因為很多村民在出事前都曾看過有狐狸在附近徘徊,所以指針瞬間就導向了『要去抓狐狸』的部份,跟著湊熱鬧的蘭生也就在這個時候終於發現自己朝思暮想的小仙女,原來還真不是普通人。

30

31

屠蘇認出被抓到的小狐狸就是襄玲,並聽到她喊著韓雲溪的名字起疑。結果可愛的襄玲除了記得韓雲溪救過自己以外,什麼都不知道
唯一的貢獻就是指出這次事件另有他人所為。

還有看方蘭生是怎麼經歷內心煎熬才能邁出他青澀初戀的第一步XDDDD

32

襄玲表示: 沒有什麼問題啊,吃掉也可以

33

80
然後在方蘭生任何頭緒都沒有理出來之前,剛好藉著方姊姊來講話一溜煙跑了。
方蘭生就這麼再次失去了襄玲。


*****

另一邊的屠蘇與晴雪又找上茶小乖探聽消息,除了推斷被下藥的可能外還得到了非本案,有關少恭的事情。
原來之前抓桐姨逼少恭煉藥的青玉壇就是這樣利用人做實驗的煉丹教派,而少恭不僅曾是門派中人,還做到了長老的位置(?)

屠蘇覺得很殘忍,回去問少恭,少恭回答確有其事,但都是那些病人為求藥自願的。

34

然後又是一貫的兵分兩路。
少恭在後頭製藥,屠蘇和晴雪出去打探埋伏。而這次屠蘇終於翻臉不讓蘭生跟了超好笑XDDDD

35

屠蘇扭頭,一句不必了,晴雪也閃的老遠,然後大家都不給跟的結果後面讓案情突破進展了。
不過這一切都沒關係,因為後面除了有屠蘇對上次誤傷晴雪愧疚小放閃以外,重點是

大師兄回來了!! (( 灑花灑花~~~

36

屠蘇和晴雪分開埋伏,看到了晴雪的靈蝶便忍不住說起上次煞氣發作時誤傷她的事,心裡其實很內咎。

沒想到靈蝶基本上還兼具傳聲筒的功能,屠蘇講的心底話都被晴雪聽光光XDDD
不過兩人也約定好,以後要一起再試試其他的方法,一起抵制煞氣。

然後就在完全甜蜜蜜的同時,阿翔有了動靜。屠蘇原以為是凶手出現追了上去,跟到郊外後才發現,是閃亮亮的大師兄啊~~~

37

38

想說師兄怎麼下山下這麼久還沒找到琴川來,總算出現了www

可惜他滿腦子想的就是帶他回天墉城,屠蘇雖然不想卻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一出口的當下氣氛就凝結了。

『師兄你是不是生氣了?』→ 屠蘇問的也太可愛XDDD

39

40

結果可能是他們真的沒分開過這麼久,師兄只是想起了以前和屠蘇在山上的日子,又說起他發現屠蘇被逼下山後的內咎。

『回到天墉城的那天,看到關你的籠子,我真的很害怕。』
『當年我一個轉身就把我弟弟丟了。這次我下山,差一點也令你....』

還好屠蘇說起琴川的大家都對他很好才讓師兄放下心,然後又提到了方蘭生這個愛鬧的孩子。← 明明早上才差點貓下去


而方蘭生本人呢,正在翻雲寨跟人家耍嘴皮子,直到隔天早上姊姊才終於發現蘭生沒回家。

41

42

當眾人都還在猜蘭生到底是去抓賊還是被襄玲咬的時候,加上先前少恭診治過的村民通通都消失了,在情況混亂之際師兄說只要身上帶著法寶,他就能用天墉法術追蹤,於是所有人跟著大師兄一路走啊走到翻雲寨上,一看,妖氣繚繞。
原來鬼面人利用李潘安的妒恨說服他使用上次不慎掉落的玉橫煉藥,並抓了一堆村民來試藥。

接著少恭又開始編排人力,編來編去還是他自己去找玉橫=W=
而負責去就蘭生的大師兄,果然也與他命定的相遇了XDDDD

43

44

李潘安的藥不但不能強健體魄,用活人煉藥,最後只把自己和整個翻雲寨弄得像陰屍路一樣
找到他的屠蘇與晴雪當然沒講幾句就打起來了,沒想到那藥的爆發力驚人,屠蘇不慎被擊中受傷,眼睜睜看著晴雪被抓住,一個激動焚寂就又啟動了,李潘安很快領便當。


45

46

所幸這次屠蘇在極端痛苦下強忍住,暈了過去。
而少恭也順利回收玉橫。他並不掩飾的說明了玉橫的用途,甚至在解說的時候那種腹黑與狠勁又露了出來,瞪的亂插話的方小蘭嚇回去。

47

48

然後穿插了兩段小插曲鋪陳,接著又鬧心回到的如沁姊姊與師兄啊~~~~~


*****

芙渠小插曲

第一段是芙渠在天墉城上邊等師兄邊打臉陵端的劇情XDDD

49

50

陵端特地去摘了山楂給芙渠吃,結果芙渠一口就回掉了。
其實陵端也不用那麼逼機,人家就真的只是不喜歡你而已,不用那麼費心去找屠蘇麻煩啊

51

52

雖然他的分析也沒錯,但每次套不出話又跟芙渠吵起來又何必... ...

總之就是帶出師兄真的很疼屠蘇這樣。

*****

月言小插曲

然後第二段的月言完全是被掃到颱風尾的狀態 = ="
早先前晴雪就想著讓少恭來幫月言看病,只是上次把月言帶到月老廟一事讓奶娘不得不多了防備所以拒絕了。

53

而在翻雲寨事了後,趁著少恭得空,晴雪就想藉少恭幫忙讓月言能見上方蘭生一面。

『撮合姻緣,成人之美當然是好事,正好也可以解決如沁的心頭大事。只是,小蘭好像現在還惦記著那隻小狐狸吧? 』
『襄玲是很可愛啊,但是月言也不差! 反正蘭生都是以貌取人,我對月言有信心。也許讓他們見上一面,蘭生就會移情別戀啦! 』
『感情的事講的是緣分,蘭生現自心裡有人,而且是一見鍾情,應該沒那麼容易吧。』
『眼緣眼緣嘛,不見上一面,怎麼知道有沒有緣份哪? 』


54

55

總之讓跟去看病的奶娘睡著,計是成功了,但方蘭生正巧處人妖戀的低潮中,滿懷希望的月言一來根本變炮灰
加上他那張任性起來口不擇言的嘴巴,月言何止是傷心欲絕啊啊啊

『孫月言? 就是那個病秧子啊? 她跟我有什麼關係啊,我以為妳說襄玲呢,我先走了啊。』
『襄玲是妖又不是人! 人家不喜歡你! 』

『是妖怎麼了? 我已經想通了,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襄玲即使是妖呢我也想娶她,孫月言就算是仙女我也不想娶她! 妳就告訴她讓她死心吧!』

然後一轉身,孫月言本就蒼白的臉更顯憔悴。方蘭生自己也嚇了一跳,趕緊打了哈哈,孫月言則是強忍著哭奪門而出了。

『方蘭生你太過份了! 月言喜歡你好多年了,你不喜歡她也不用這樣啊!』
『妳還說! 她來了妳也不告訴我! 』



56

57

月言哭著奪門而出的樣子被如沁看到了,所以後面總該就是姊姊出手了吧,晴雪貌似不太靠譜啊XDD


總之這段強調了方蘭生對襄玲無盡的愛。接著就是這兩集之所以鬧心的開始啊 ~~~


*****


師兄與如沁

58

59


最後終於來到師兄要帶屠蘇回天墉城了。屠蘇幾天都避而不見,最後才向師兄說出口其實他不想走。
陵越不肯,結果隔天大早他就找不到人了,連忙趕去藥盧問少恭晴雪,兩人卻說了謊騙走師兄。

『師兄走了?』
『怎麼了? 不要悶悶不樂的... ...』

『我不該騙師兄的。』
『既然知道,還明知故犯?』
『妳以為妳和少恭那點伎倆能瞞得過我? 我了解屠蘇,就算他不想回天墉城,他也不會不辭而別。』

『師兄,這都是我的錯。』
『既然知道錯了就跟我回天墉城,這裡不比天墉城,沒有足夠的清氣可以壓制你體內的煞氣。』

『你留在這裡多一天,就多一分危險。什麼都不用說了,跟我走。』



60

然後方蘭生終於做出了本集最大貢獻

『大師兄你要走你自己走! 屠蘇明明不想走你幹麻非逼他走? 你沒有聽說過,強扭的瓜不甜嘛? 』方蘭生發揮直白毒蛇的嘴巴一口就把師兄頂撞回去,

陵越也拉下臉沉道: 『他走不走,你說了不算。』

『你怎麼跟我二姊一樣啊! 你讓屠蘇走他就得跟你走啊? 你說為了他好,他就要對妳感恩戴德啊? 你有沒有問過他願不願意啊?』
『還有,你看他那張苦瓜臉,你是他師兄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他一點都不想跟你走!』



61

方蘭生一把抱住大師兄,邊囔囔著讓屠蘇晴雪快跑,結果一抱,果然出事。

陵端不耐煩的甩開方蘭生,卻見到他在掙扎中露出的左手,手上有道明顯的疤痕,一個孩子被燙傷手的記憶瞬間映入腦海,就在屠蘇被晴雪硬拉著想逃跑之際,師兄心中一亂,又急又氣的吼向屠蘇:『不要跑了!』

62

眾人大概是從未見過陵越這樣,晴雪扯著屠蘇的腳步頓時停下,怯怯的轉身望向陵越,而掛在他身上的方蘭生也被抽手推開了幾步。

『莫非大師兄你想開了? 你想把屠蘇留在這裡、把我帶走是不是啊?』


63

方蘭生偶爾迸出的話真的還滿有效果的XDD
總之,屠蘇走了回來向師兄說出自己真正的心意,也不想再繼續逃避下去,終於換得陵越答應過滿月之後再說。
於是眾人都暫且安下心來,惟獨師兄自己的心卻再也靜不下來。

原來,那個手被燙傷的孩子就是師兄的弟弟。
陵越想起幼時經歷飢荒,自己在煮東西給弟弟吃的時候他不慎燙傷手,為了找藥,回來後卻再也看不見弟弟的殘忍過去。

希望弟弟還活著,但說不定弟弟真的被吃掉了

想著想著,這麼堅毅果敢的師兄眼淚就掉下來了。正巧路過的方蘭生瞧見了,湊近來向師兄為上次情急之下頂撞他的事道歉。



64

66

結果師兄肯定是把方蘭生也當作弟弟了,不僅原諒他這小子的不禮貌,還答應教他基本強身健體的武功。
甚至平時對練功十分嚴肅的態度,見方蘭生偷懶了也沒發脾氣。

看他的眼神完全不像之前那樣啊↓


『陵越大哥,你就別走了吧,我還沒來得及報恩呢,你就多在我們家住幾天吧。』

『那你什麼時候走? 我也去準備準備。』
『你準備什麼! 別蝦胡鬧!』
『我準備準備... ...跟凌越、還有屠蘇告別怎麼了?』方蘭生做了個鬼臉,大概是怕當姊姊的面又挨打的關係硬把話轉了回來。

『你!... ...』方如沁氣結,旁邊的陵越也是忍不住偷笑著,趕忙打了圓場。

65

『令弟實在非常可愛,跟屠蘇不一樣。』
『屠蘇非常懂事,也很穩重,比這小子強多了!』

『二姊,你要是那麼想當屠蘇的姊姊呢,我剛好跟大師兄換一下,我跟他去天墉城,我看屠蘇在咱們家待的挺開心的,這樣大家皆大歡喜!』

 

然後現在是這樣↓


67

總之對所有人來說都煩的方蘭生,大師兄竟然肯奈著性子由著他,又忍不住向他打聽起他的生辰。
方蘭生當然是有法術練什麼都不以為意,但這些舉動卻教一旁的少恭留了心眼,轉而與屠蘇晴雪探聽起師兄的事來。


68

69

屠蘇說師兄並不是一直都這麼不苟言笑的,晴雪也說起芙渠曾講過師兄有個失蹤的弟弟,所以才待屠蘇特別好。
知道這些的少恭馬上就連結起師兄一連串的種種舉動,馬上向方如沁求證。

原來,蘭生真是方家抱來的兒子。
那年北方飢荒,方家老爺路過救起的孩子。

70

難怪為什麼方如沁總是對蘭生特別溺愛,又總是欲言又止。
之前蘭生渾然不知談起自己的身世,方如沁看著他的眼神才會那麼不捨。

少恭向如沁說道,雖然大師兄不會無憑無懼的就來認親,但她也得想好對策才行。
若他們真是親兄弟,她該如何是好?
方蘭生這麼想求仙問道,一直揮之不去的恐懼怎麼像宿命般的不斷襲來?

看方如沁講起蘭生那麼激動的樣子更讓人感到心疼;他是方家的人! 方蘭生就是方家的人!



走出門外,又聽見方蘭生嘟囔著肚子餓的喊著,方如沁又笑了笑;

71

那就是她寵慣了的弟弟,方蘭生啊。
說是什麼苦都吃得了,卻偏偏最受不了肚子餓的,方蘭生啊。

種種跡象卻更像是師兄在飢荒中分離的弟弟。

終於,方如沁還是選擇鼓起勇氣,端起她打理家業的那種柔中帶剛的強勢幹練,走向陵端。

72

『蘭生他生性頑皮,一定給你添了不少麻煩吧。』
『方小姐太客氣了。蘭生年紀還小,貪玩也是應該的。反正有他在我身邊熱熱鬧鬧的,我覺得挺好的。』
『那是因為少俠你不了解他。蘭生他雖然整天囔囔著修仙修道,可他畢竟過慣了錦衣玉食、無憂無慮的日子;他沒有修仙的毅力和耐心,我不想他吃苦,當然,他也吃不了這苦。』


73


『蘭生他年少不懂事,總是想著離家修仙。可是我們方家一脈單傳,只有他一個男丁。爹娘出家修行,把所有希望都寄託在他身上,我這個做姊姐的,也希望他可以繼承家業、延續香火。』
『少俠,我們方家沒有仙緣,也希望你,不要再給蘭生無謂的希望了。』

『我知道少俠是天墉城的大弟子,你肯交蘭生那是他的福氣。只是蘭生今後要作買賣經商,也要娶妻生子,就算是學了法術也是用不上的;你看他現在這個樣子已經夠頑皮了,要是學會了法術那還了得? 』

『我知道你在教中還有很多正事,不要讓蘭生耽誤你。那樣的話,我會過意不去的。』



74


『你這麼擔心屠蘇,待他如親弟弟一般,想必你也應該理解,我對蘭生的擔心吧? 』 方如沁雖然笑著,那神情語氣卻像在哭一樣。

話說的這麼明白,這麼深切與誠懇,像在背書一樣,被打斷了也要一字一句的讓在陵端聽在心裡,讓看的人同樣感到動容。

在方如沁與師兄的身上都看到那種無懼痛苦艱辛,只為盡力守護親人的堅韌。
那種只為親人堅強的愛護。
師兄就算了,雖然也為把責任都攬在身上的他感到心疼,但尤其如沁姊姊,知道她以後會被犧牲掉就更加心酸啊嗚嗚嗚嗚


而此時的其他人在另一頭,也同樣持續這種憂鬱的悶感 冏OZ


75

晴雪與屠蘇面臨著焚寂煞氣的威脅 → 呈現一種失敗就會從此分開的忐忑(?)

76>

然後是同樣面臨單戀又失戀的襄玲與方蘭生 → 呈現一種我愛的人她愛別人,但我還是會繼續喜歡下去的狀態(?)

而且特別是方蘭生仰著頭到處在找襄玲的那幾個鏡頭,真有那種酸澀的氛圍。

77

78


『妳怎麼躲在這裡了? 我都找妳半天了,雖然妳現在這個樣子我確實沒有辦法接受,但我真的不介意妳是一隻妖怪,至少我們還可以做朋友吧?』
『妳想跟我做朋友? 』

『妳怎麼又跑到房上去了?
『因為光線好,我喜歡呀。』

『你真的不介意,我是妖嗎?』
『妳害過人嗎?』
『我、從來都沒有害過人。』
『人有壞人,妖也有好妖.... ...我喜歡妳還來不及,有什麼好介意的?』

『那你說,屠蘇哥哥他會介意嗎?』

『妳就別可是了,屠蘇身邊有晴雪,他就是喜歡,也會喜歡晴雪的。』

『那你說,我要是能治好屠蘇哥哥的病,他是不是就會想起我來了?』『我一定要治好屠蘇哥哥的病!』


79


結尾收在很微妙的感覺啊XD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mma 的頭像
foremma

forpemma

for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