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別管什麼中秋節也別管巽芳回來了,重點是哥哥回來了啊啊啊
*少恭表裡黑
*終於離開琴川了好開心啊

*****

因為每個角色間複雜的食物鏈關係,所以這幾集過中秋就變的好忙啊www
不得不說只要在琴川就還是繞著如沁與少恭,對如沁就是無止盡的悲劇啊 mT^Tm

如沁

少恭這樣,弟弟又這樣。

這陣子方家熱熱鬧鬧的,雖然少恭不接受她的心意吧,但總覺得有大家在的時候,如沁心裡多少還是有依靠的,有人可以等,也有人幫忙打理家業。
至少不像從前什麼都要自己來,尤其是她打蘭生時候的那種無力感啊,捶心肝>_<

1

話說方蘭生怎麼就有種到底該拿他怎麼辦才好的感覺 =.=
就像屠蘇知道他不是故意要害他,但他做的事卻每件都直擊要害。
說他搞不清楚狀況,有時候蹦出個一兩句竟然又十分中肯呢(?)

總之繼上集他拋開人妖戀的自我掙扎後決定在適度的範圍(不讓屠蘇為難,也不讓襄玲難受但自己還是可以很開心)內幫助襄玲達成想要的目的,於是之後種種完全是他自作自受www

2

3

襄玲和蘭生兩人跑去找茶小乖商量解屠蘇煞氣的方法,幾番瞎扯後竟然得出了用玉橫吸的方法。
蘭生假裝玩鬧朝少恭噴了狐狸逃走時會放的臭氣,趁他在洗澡時偷走玉橫進屠蘇房裡,結果玉橫不但沒辦法吸走煞氣,還差點硬生生的催動焚寂把她倆給砍了。襄玲和蘭生沒料到後果這麼嚴重忙喊救命,幸虧陵越和少恭及時趕到才沒釀成大禍,但此舉卻造成屠蘇元氣大傷。
少恭狠狠瞪了蘭生一眼,襄玲見狀一溜煙的先跑了,而大師兄望著蘭生,蹙起眉頭。

4

5

眾人責怪蘭生,並懷疑是襄玲故意慫恿意圖陷害屠蘇,蘭生說不是卻更惹如沁反感,倆人爭吵起來。
然後就是在這廳裡,蘭生的幾句回嘴,少恭的幾句責罵和師兄的幾句憂心,處處都顯得如沁有心無力的窘境。

6

7

蘭生那股子又拗又倔的脾氣誰也不聽,他確實沒有騙姊姊,可是姊姊也管不了他。
姊姊畢竟是女孩子,好像坐在旁邊的少恭和師兄說話才壓的住他。
如沁聽蘭生一口一個襄玲的,氣極之下甩了方蘭生一巴掌,結果蘭生就賭氣的跑出去了。

而如沁在面對屠蘇歉疚之餘,雖然是有點私心但還是拉著晴雪幫忙,決定找孫月言一起綁住沒定性的蘭生。再結果就鬧了後面一齣被繡球追的戲。

8

9

雖然這種轉折有點傻眼不過因為是張檬的份上所以就算了

10

同時間另一邊的蘭生繼續跟著襄鈴轉,轉來轉去也沒好果子吃。

陵越大概是有點在意襄玲的事所以跟著蘭生,結果果然發現了襄玲,提劍兩人就打了起來;襄玲不慎撞倒了蘭生,趁陵越一時分心才逃跑。蘭生借機向陵越轉開注意力,一邊談及修仙的事情,陵越看著蘭生一邊也心軟沒有追究下去,在回方家的時候鬆口說願意帶他上天墉城。

其實因為這樣被姊姊打了還願意在大師兄面前奮不顧身的保護襄玲,蘭生說到底也是挺不容易的;只是襄玲現在滿腦子都是她的屠蘇哥哥。

也許要等到以後,他們才會發現這樣的心意,有多不容易。

11

而如沁的不容易,這集接著由少恭的嘴巴說出來則完全有種你都知道還這樣的感覺啊~~~

12


『小蘭! 你還知道回來,你二姐病了,還不去看看?』
『二師兄,你不該答應帶小蘭去天墉城的,如沁只有小蘭這麼一個弟弟,他們姊弟倆相依為命,你要是把小蘭帶走了,你讓如沁怎麼辦?』
『我知道,她不容易。』
『豈止不易? 如沁為了照顧好她弟弟,獨自一人撐起方家家業,錯過芳華年齡。你要是把小蘭帶走的話,那她這些年的努力就白費了! 天墉城弟子眾多,多了一個小蘭不多,但是對如沁而言,要是少了小蘭就跟要了她的命似的。』

13

『而今她已經為了小蘭生病,我希望大師兄,不要再縱容小蘭的胡鬧。』

少恭字字句句說的沉重,連大師兄都只能無言以對。
也許,他真是思慮欠周了。

聽蘭生說話就知道,他其實還沒有準備好。
玩心太重,當然,也沒想過真要丟下姊姊。

14

蘭生著急的跑去看臥病在床的姊姊,知道沒事以後,其實他也很清楚如沁不逼他成婚不會罷休的。他不知道的只是在他不注意的時候,他的親事已經被三個女人決定好了而已XDDD

為了賠罪,蘭生答應如沁中秋那天陪她去逛街。

於是就開始了這個說不上為什麼重要但發生很多事的中秋節。


琴川河燈

方蘭生答應姊姊中秋去逛街,不過他也沒閑著,加上又聽到孫月言當天要招親的消息,為了以防萬一不被牽著走,又想撮合少恭,所以就想方設法的把約少恭出來。

19

20

雖然他不知道此刻的少恭如沁基本上沒什麼戲唱了,當然最後重點是他的算盤不但沒打成還摔破了XDDD

少恭和如沁來到河邊放河燈,兩人又提到巽芳。

『她在我瀕於絕望之時救了我,給了我最美好的一段時光。可是我,卻沒能在她遭遇天災的時候陪在她身邊,早知如此,我當初不會離開她半步!』
『其實你也不必太自責了,至少你給了她一世真心。』

21

『如沁,如果將來遇到喜歡的人,不要讓他走,也不要離開他。』
『好,我會的。』

但要是他執意要走呢?

『但是我只希望不論將來你在哪裡都能夠開心,我會一直祝福你。』
『謝謝妳如沁。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陪妳放燈了。以後,還請妳看在故交一場,幫忙照顧一下桐姨。』
『放心吧,我會當她是自家人的。』

少恭都懂,但只有一件事,如沁不能放手的。
這是如沁第一次語氣強硬的回了少恭。

『對了,還有小蘭的事情,讓他學會自己做主,妳也不必太強求。這樣妳輕鬆,她也會輕鬆的。』

22

『不,因為蘭生身上背負著方家的責任,更不可能像少恭你一樣,說走就走。我不會把蘭生從我身邊放走的,我還要去找他,先失陪了。』
『你,珍重。』

如沁的眼神堅定。這是她的痛,更是她的希望。
她轉身離開去找蘭生了。

少恭這樣,弟弟又這樣。
然後怎麼知道後面竟然又有巽芳這樣!!!!


月言招親

1.3

另一邊同時間的蘭生以為順利脫身了,結果竟然轉了一圈又栽回孫月言的手心裡XDDDD
原本想離那招親的望江樓離的遠遠的,沒想到還是因為襄玲又走了回去,完全是不可逆的食物鏈啊

起因是這樣:中秋前幾天遠在天墉的芙渠正因為沒有師兄和屠蘇的消息而擔心時,師兄傳訊了。

15

芙渠開心屠蘇逃下山後平安無事,可是一面又擔心陰氣最盛的中秋將至,屠蘇不知道撐不撐得住,加上因為思念師兄而忍不住開口問了紅玉。

『紅玉姊,妳去過琴川嗎?』

『大師兄去了琴川這麼久,我在想,是不是人間太好了,他跟屠蘇都不願意回來?』

16

17

然後又被估計是想來討好她的陵端聽見了,跑去找掌教嚼舌根下山去追捕屠蘇,掌教雖以信任陵越為由拒絕,陵端不服,芙渠怕事情有變又傳訊給師兄,結果... ...


23

陵越收訊後想立即動身回天墉阻止陵端,但屠蘇想等中秋煞氣後再說。

於是原本就不會離屠蘇太遠的師兄,就盯上了一直跟著屠蘇又目的不明的襄玲WWW

再然後就是中秋那天屠蘇和晴雪兩人逛街,跟在後面的襄鈴就被師兄抓到了。

24

25.1 

襄玲打不過當然跑,就這麼碰巧又撞進蘭生的懷裡。蘭生為了緊追不捨的師兄就越跑越靠近望江樓。那在望江樓等很久的奶媽和月言看到目標當然火力全開26.1


27

其實我覺得第一下真的不是晴雪法術的關係,月言的繡球是真的砸到他咯。
反倒是蘭生不要,開始逃跑的時候繡球才追著他跑的。
那襄玲呢當然又很沒心肝趁亂跑了。

28

總之,在姊姊和奶娘及繡球的包圍下,就算師兄來救都沒用啦XDDDD
師兄大概聞聲而來,聽如沁說明原委後低頭偷笑了一下。

『我也不想娶,我也不想嫁!』
『我不會娶,也不會嫁的!』

29

然後伴隨著哀嚎聲,方蘭生就被抬回去了。
大概是後來幾天眼見姊姊和奶娘都高高興興的開始在看黃道吉日才發現真的不對勁了,要不是孫月言看他一個老大不爽的出口解圍,蘭生恐怕真會恨死月言了= ="

31

32

當然月言最後依舊很不得了的補了句非君不嫁啊! ((更當然方蘭生也是頭也不回的走了
沒想到回家後方蘭生立馬想找師兄逃命去才發現,師兄早就先一步為了阻止陵端下山回天墉了

((基本上他個人跳過了晴雪為了屠蘇療傷的那段

30

結果不僅撲空還被晴雪損了一頓,只有這兩隻吵架的時候還滿好笑的XD

33

『憑什麼我認命啊? 妳不是也喜歡屠蘇嗎! 要是妳爹娘把妳兩拆散了,隨便給妳找了個男人嫁了你願意嘛!』
『你也可以隨便找個男人嫁了呀!』

反正強扭的瓜不甜! 方蘭生一聽屠蘇晴雪為了尋找玉橫碎片也要走氣的不得了,所幸當少恭第N次跟如沁交代完說再見然後真的要走的時候,

巽、芳、來、了!

34

35

所以少恭這時候又、不、會、走、了、唷~!!

36


屠蘇與少恭


而中秋那天除了早前放水燈、屠蘇晴雪逛街、師兄追襄鈴和月言丟繡球鬧了一團外,當天晚上還有一段屠蘇煞氣發作後和少恭的談話。


37

早上晴雪拉著屠蘇到街上逛街還小閃了一下,晴雪看著屠蘇的樣子,要他別什麼事都悶在心裡,還想他多笑。
((怎麼知道後面就掉漆了

到了晚上煞氣真的發作的時候,晴雪運用上次婆婆說過用自身靈力的方法壓制焚寂,結果確實成功,但晴雪自己卻因為耗損過多修為吐血。
因為知道屠蘇會內疚,甚至很可能以後都不讓她再幫他了而慌忙逃走了。

38<

39

屠蘇在晴雪施法的過程中又看見太子長琴(?) 好不容易煞氣壓制住,屠蘇睜眼不見晴雪竟然就這樣算了
((難怪晴雪要吐血啊你!!!!

總之屠蘇一清醒就被少恭的琴聲引走。

屠蘇想起從前還在天墉城的那段日子,少恭也曾談過這樣的曲子,忍不住吹起葉子和了起來。

40

41


『你看這河上的浮燈,都說人死燈滅,繁華的燈會總會有結束的時候;這世間又有何物是可以恆久不已? 』
『人活著,就像是夜間行舟,時而光華滿目,時而伸手不見五指;時間和生死,本就是凡人無法想像,也無法超越的。』

『師尊也說過,一切,自有定數。』

『有時候,我倒是不自量力想逆天行事一番! 看看凡人超越了生死,究竟會怎麼樣?』
『其實人生苦短,人活著就是為了一個執念。在天墉城也好,在青玉壇也罷! 要是當初我放棄了,可能就活不到今天。』

42

43

『我也一樣。焚寂帶給我的痛苦,失去記憶的迷茫,周圍人的敵意,還有肇臨的死,也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不過我知道,我還要堅持下去。』

『我就不信什麼命由天定! 縱是逆天,我們也要試一次!』

少恭對屠蘇說了些其實有點可怕的話。
過去的屠蘇被隔離開,所以壓抑;而現在的屠蘇因為有了晴雪,有了朋友們而逐漸打開心扉,少恭對他用盡心機,演變到最後對屠蘇就怕是是最殘酷的殺人誅心啊T^T

44

少恭不斷鼓勵屠蘇與自己動身前往江都尋找玉橫碎片,即便是後來巽芳出現了也沒有改變。
就是從這裡開始少恭的可怕才逐漸顯露出來。

當然,中秋夜的尾巴屠蘇還是有發現晴雪沒和少恭在一起,倒在房間裡了www


*****

好不容易中秋以後,師兄回天墉,少恭向如沁辭行的那一轉身,帶著面紗的巽芳踏進了藥廬。

44.3

巽芳

45

46

因為之前已經有過假巽芳出現了,所以其實這次再出現就一直會有種她也假假的感覺。
加上當時少恭離開青玉壇時素錦撿到的那個燭龍之麟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就一直在想可能也能易容之類的

結果怎麼好像怪怪的 = =a

47

48

雖然少恭與巽芳重逢是該開心的事,不過怎麼看都有點怪。而且如沁完全被擺了一道的感覺啊
屠蘇和晴雪沒話講,總算蘭生有點良心的替姊姊抱屈了一下,不然實在沒道理眼睜睜看著暗戀的人跟別的女人住在家裡啊

49

50


『可我怕,我怕我忘記我們之間重要的事情,我就不再是你的巽芳。』


巽芳怪,是因為在蓬萊天災後僥倖逃生卻生了場大病,不僅身體孱弱,很多從前的記憶也都忘了。

不再快樂,不再燦笑,常常上個表情若有所思,下個鏡頭就是帶著陰鬱的皺眉;多疑又脆弱... ...雖然鏡頭呈現的像在看聊齋一樣,但好像又可以理解

51

52

所以甚至是當巽芳看見如沁送少恭的琴以後開啟的雷達,也都是可以理解的(?)

巽芳不只一次要求搬離方家,而且對過去的事不願提起。
並且對如沁的態度,十分不友善。

53

54

55

巽芳跑去找如沁說起之前為少恭做的那把琴,臉上笑笑的,實在是朝如沁宣示主權,又想如沁難堪一番。如沁當下雖然大器的讓巽芳乾脆把琴丟了,但晚上在房裡又聽見少恭為巽芳彈琴,難受的大哭啊 T^T

早上才羞辱如沁,晚上又向少恭討拍打預防針,以致於後面讓如沁看見黑曜根本在計畫中嘛??
((所以她真的很奇怪啊??


56

57

58

更切心的是連晴雪都聽的很幸福,就是整屋子的人只有如沁在哭啊是怎樣
隔天連屠蘇都跑去找少恭說他打算自己和晴雪去江都就好了。

59

這也就是少恭怪的地方。
屠蘇已經是第二次向少恭提出想自己去找玉橫就好,讓他留在身體虛弱的巽芳身邊。

60

可是少恭仍然堅持要一同前往。甚至不顧巽芳的不解與求情。和巽芳吵後的最後一幕表情還有點生氣。


『少恭,我以為你和以前一樣,心裡只有我。可是你現在心裡牽掛太多人,我在你心裡,已經沒有那麼重要。』

61

62


少恭的怪不是他接受了這樣的巽芳,而是他要把巽芳丟下跟屠蘇去江都的那個企圖。
以前的他總以復活巽芳為人生中最大的執念,現在巽芳都已經回來了他還這麼堅持的理由是什麼?

而且他要屠蘇去,要晴雪去,卻想把方蘭生屏除在外,把巽芳留在琴川,所以江都到底??

當然,已經失去大師兄的插花專業戶絕對不會放過屠蘇這根救命稻草


63

『為什麼呀? 你帶著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我可是一個最聽話的跟班! 我可以跑腿、陪聊!』
『沒有人願意跟你聊天。』
『那我也可以不跟你說話啊! 我有錢啊! 我可以讓你吃好的住好的,不會讓你捱餓受凍的,還有,你不是很少來人間嗎,你說你闖蕩江湖不帶一個跟班,這多有失顏面啊? 我可以幫你指路,我可是上得聽堂,下得廚房;晴雪不在的時候我還可以幫你暖被窩,我方蘭生呢,可是行走江湖、殺人放火、行俠仗義必備的好幫手!』

方蘭生說這麼多還不是被打槍XD

『不用了,少恭會跟我們一起去。』
『少恭不用陪巽芳嗎? 他怎麼會去江都呢? 連少恭也要走了,這日子沒法過了! 我要去問他!』

不過這句日子難過倒是真的,然後就被他撞見因為跟少恭吵架遷怒桐姨的巽芳。

64

65

『我當然要管了! 這裡是方家! 我姐跟妳說不讓你自己當外人你還真不把自己當外人啦!』

巽芳不僅打翻桐姨幫她準備的葯,蘭生進來阻止兩人吵了起來,言談之中可以聽出巽芳很不尊重桐姨,不僅看不起桐姨,還認為她根本不配作少恭的家人。
蘭生吵完後氣不過跑去找姊姊告狀。

66

『姊!都什麼時候妳還有時間算這破帳,讓妳算!』方蘭生見方如沁埋頭算帳沒把他的話當回事,氣的伸手撥亂帳本。
『你別搗亂!你想我怎樣?』
『妳怎麼樣?妳最起碼要表現出鬱鬱寡歡、為情所困的樣子呀!』


當然姊弟兩個講講也得出了蘭生式的結論→『難道他喜歡兇猛一點的?』

從某個角度他又很大膽的說出大家的疑問→『他心裡念念不忘的那個巽芳現在已經變了!』



67

可是任方蘭生講那麼多,只要少恭一開口如沁就沒辦法拒絕。
少恭還是決定要和屠蘇晴雪去江都,所以前來拜託如沁照顧巽芳,方小蘭就開砲了。

『少恭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啊? 你自己走也就算了,你還要把巽芳放在這兒! 你把巽芳放在這也就算了,你要讓我姊照顧,你當我姊是你家下人啊!』
『在琴川,妳是我唯一值得託付的人。』

在旁邊聽的方蘭生猛翻白眼,想想再不跑就真要成親了,決定管他三七二十一的走為先。

68

69

襄玲來找屠蘇卻被逃家爬牆的方蘭生撞的滿頭包,忍不住就想出手揍人。蘭生又開始發揮人溺己溺的精神邀襄玲私奔,襄玲損了他一頓後總算套出屠蘇要去江都的事。
方蘭生連哄帶誘的說服襄玲一個交換情報,一邊逃跑,結果還是在要出關的前一刻被奶娘抓回去,被如沁關在房裡。

70

71



黑曜


正當大家都在準備走的走,被關的被關,黑曜根本就像是為了讓巽芳能留下來才出現的。
不過撇開那些,黑曜基本上才是居家旅行的最佳良伴吧方蘭生算什麼
加上他配什麼襯什麼附加效果極強

首先是出場時機剛剛好在月言這幾集中笑的最可愛的時候

72

73

還有被拿來打擊如沁的時候

74

74.1

75

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嚐過巽芳苦頭如沁就這麼剛好撞見來偷看順便討東西吃的黑曜,便理所當然的懷疑巽芳。
如沁拿不定主意又直覺有異只好請教桐姨,桐姨建議讓屠蘇晴雪幫忙,結果在兩人綿綿情話間就真的抓到了黑曜www

76

77


原來黑曜在一次差點被道士抓起來的時候巽芳救了他,為了報恩他才一路陪著巽芳來到琴川找少恭的。
就算找到了少恭,還擔心她會被人家欺負所以一直沒有離開,時不時就來偷看她。

於是如沁原本要揭開巽芳真面目(?)反倒尷尬了www 尤其是從黑曜口中說起與巽芳如何一路顛波辛苦的來到琴川,情勢就莫名翻轉了

78

79

開始為了留住少恭不惜吵架的巽芳不再堅持,彷彿現在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她歷經滄桑的後遺症,她的愛情仍然只有少恭一人,而不再強留少恭的退讓又讓人感覺她還是從前那個善良體貼的巽芳一樣。

只是這個讓步看來卻有種更意在琴川的感覺?


不過劇情到這裡就可以先別管巽芳了,因為黑曜最大的功效其實是激發屠蘇的防衛模式完全啟動啊啊啊XDDD


『那你想怎樣?』
『我要這位姊姊做我老婆!』

80

『小黑球你開什麼玩笑!』
『我沒有開玩笑!我不叫小黑球,我叫黑曜! 而且而且,我是認真的! 姊姊曾經抓魚給我吃,就是對我好,我又喜歡妳,然後... ...就要以身相許了!妳就答應做我老婆吧好不好?』
『你這個小傢伙我是不會喜歡你的。』
『為什麼呀?難不成妳不喜歡我,還喜歡這個木頭臉啊? 你們人總是出爾反爾,言而無信。』

『我哪裡出爾反爾啦? 我什麼時候答應要嫁給你啦?』
『妳對我好就代表妳答應要嫁給我啦!』

81

黑曜一走近晴雪就一溜煙的跑到屠蘇身後,你來我往個幾句後屠蘇終於開口護老婆了
((完全可愛啊啊啊WWW

『晴雪是不會跟你走的,快走。』
『憑什麼? 你是晴雪什麼人啊?』

語氣堅定,面無表情(?) 然後就是擋在晴雪前面寸步不移。

結果可憐的黑曜被這木頭臉嚇到,只好摸摸鼻子閃了XDDD

『那晴雪,等我學好法術再過來找妳啊!』

((是說想討老婆這樣可以嗎!?

然後這幾個人終於要去江都了噢耶~~~~

*****

 


0.2

哥哥與瑾娘


在抵達江都前,一直追著屠蘇襄玲和甩都甩不掉的方蘭生全都跟上來了。

82

83

由於少恭已經翻黑了,所以同意讓襄玲跟上來應該是出於現在仍未明的目的? ((出於現在還不知道的目的
而方蘭生就完全只是不想結婚硬跟 囧rz

84

85

屠蘇還是時時刻刻都想著焚寂和家鄉的事((總之就是少恭一直在開啟他的智慧啊
然後就是晴雪大器分享她的蟲子大餐的甜美時刻www

是說照幽都靈女葷素不忌的吃法,屠蘇以後還是你來做菜吧

86

話說好不容易到了江都但這一行人完全是任少恭擺佈的組合

87

既然是仙女當然什麼都不知的晴雪
雖然是人但沒下過山的屠蘇
明明是妖但入世未深的襄玲
和就算知道什麼叫風月場所但根本牆頭草的方蘭生

只有什麼都經歷過(?)的少恭嘴角揚起了微笑XDDD
然後在知道是要找瑾娘算命的前提下,晴雪與襄玲一個要找哥哥一個要找媽媽,加上方蘭生以監視未來姐夫為由總之就是全都擠去花滿樓就是了。

88

89

結果一票女人圍著三個男人轉的時候,屠蘇覺得煩就運氣震開了那些姐妹們www
然後加上方蘭生白目就被從後面走出來的華裳姊姊罵了。

90

91

少恭連忙賠不是,總算才得知瑾娘外出需一段時間才會回來。
然後重點是,就在眾人打算過幾天再來的時候晴雪一個餘光就這麼瞄到哥哥了

就是那個以前無所不能,現在瀟灑了些許的哥哥啊~~~~
晴雪追了出去,結果沒追到哥哥,反倒追到了黑曜

92

93

原來黑曜再跟著巽芳到琴川前是住在江都的,平時隱藏著妖的身分常會幫姑娘跑跑腿賺外快。
當然和晴雪說話以後不免俗的要自作多情然後被翻白眼之外,更重要的是她或許會在找哥哥這件事上有幫助。

94

95

((和引起屠蘇的小吃醋??

因為晴雪久未回幽都,加上先前帶突蘇回去的承諾遲遲沒有兌現,婆婆終於撂下狠話。一邊責備晴雪未盡靈女之責,一邊又打擊了找哥哥的心願。
但因為從小在江都長大的黑曜,才讓晴雪有了姑且一試的希望。

想起哥哥,又有婆婆那句怪晴雪心裏沒有幽都的話,晴雪的心情變的很糟。
而木頭屠蘇偏偏又左一個與少恭的情義,右一個師尊囑咐避開幽都的告誡,就終於惹晴雪生氣了www

96

97

兩人還吵到一半方蘭生出現,原來是瑾娘回來了。
而那個卜算很強的瑾娘正是當初在青玉壇想又誘惑少恭不成,撿到燭龍之鱗的素錦。

素錦因為少恭而被趕出青玉壇(?),最後流落到這裡。她說所幸有奇遇讓她習得這項占卜密法,所以即使流落到此地日子也還不算太難過,反而自由自在,但我想她心裡應該完全不是這回事
更何況她根本意在少恭,這兩個人黑吃黑的氣場很強啊www

98

99

見到瑾娘的晴雪和襄玲忙著打探哥哥和媽媽的事,可惜襄玲因為連媽媽的生辰八字都不知道只好放棄,而晴雪哥哥並非凡間之人,瑾娘縱使算了也得不出結果。
然後重點來了,她都算完了才轉頭跟少恭講一天只能算一次擺明坑人

少恭看著瑾娘使用密法卜算邊暗叫自己過去小看了這女人,一邊也對瑾娘的別有用心處之泰然。
他不介意她的心機,就算在她探聽玉橫的時候。

100

當然這時候閒閒的蘭生繼續沒事被襄玲踩腳這樣XDDD

101

說實在這幾集蘭生與襄玲基本完全沒進展啊,對方蘭生,襄玲除了翻白眼之外沒有其他的= =

而同時另邊的屠蘇晴雪才踏出門,走個轉角就遇到被華裳掃地出門的哥哥了www


102

103

『他很高,很英俊、很愛笑,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出來的!』

想追上去的晴雪因為屠蘇被打斷了嘖嘖,但是從屠蘇零散的記憶片段來增加剛才那人確實是哥哥的可能性;只是哥哥一溜煙就不見人影了,兩人只好折返回去詢問華裳有關哥哥的下落,結果華裳就說出了一句聽了不知為很令人何心酸的話啊啊啊

『這麼沒良心的人,還會有朋友?』

華裳忍不住嗤之以鼻的告訴晴雪哥哥不是在賭場就是酒店,簡而言之現在哥哥只是個吃軟飯的大無賴,而晴雪和屠蘇兩人追到賭場後也確實找到了正好因為沒錢又吃霸王餐被趕出來的哥哥。結果哥哥不但沒認出晴雪還對她做了一個十分惡劣的表情啊壞蛋WWWW


104

105

總之這裡真的讓人感覺晴雪認哥哥認的很心酸啊 >~<
很久之前在天墉城的那次內心小劇場此時無聲上演,儘管無法接受眼前這個完全與從前不是同一回事的這個人,心裡害怕又失望,她還是握緊緊張不安的手,鼓起勇氣的又上前直盯著這個如記憶中一般高大偉岸的人問了好幾次。
問到連在旁邊看的屠蘇都忍不住懷疑是不是認錯人了?

106

107

『這哪有當街認哥哥的? 雖然我瀟灑了些許... ...』

哥哥還是不認晴雪,而晴雪被拒絕後她的每次垂眼低頭都是念著哥哥不會是這樣的。
十幾年來的想念,明明這麼確定,又好像根本從未認識一樣的親人。


而提著酒壺,步履躝跚的哥哥一邊唸出的詞又更加愁悵啊啊啊
相信他不是壞人,又為何變成如今這個樣子?

108

吾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與疏狂。
曾批給雨支風卷,累上留雲借月章。
詩萬卷,酒千觴,幾曾著眼看侯王?

─ 朱敦儒《鷓鴣天》

109

110

原本這首詞還有哥哥沒唸出來的最後一句:
玉樓金闕慵歸去,且插梅花醉洛陽。

不過沒唸出來的,或許還有打骨子裡仍舊頑拗不安的執著吧。
曾經是那樣的巍巍青年,就算現在是這個樣子,內心深處裡還是有未能放下的抱負(?)

在混亂中硬是牽著一絲風雨,在酒與罪中獨走鋼索。

『晴雪,妳該不會是把千觴當作是你大哥了吧?』
『可是他跟大哥真的很像。』
『我與千觴在江湖上相識,曾聽他提過他是北方人,而晴雪妳卻是南方人。』

少恭一出口就把尹千觴的身分撇的一乾二淨。倒是哥哥也沒有反駁,話都是少恭在講。

『少恭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這個人呢有恩必報,不如你們以後就叫我聲千觴大哥,我就忍痛,當回他們的哥哥!』

111

哥哥的樣子就像真的不認識晴雪一樣,而晴雪看著尹千觴的眼神仍然堅定。
一路的追問只是更讓她確認自己的感覺,眼前的人就是哥哥,即便少恭說了,她還是想辦法找出證明尹千觴就是哥哥的方法。
那是種絕不放棄親人的力量,不管他現在是什麼樣子、走到哪裡。


『我說妹子,我知道我這個人,風流倜儻、瀟灑了些許,讓妳心生仰慕;但是妳也沒必要光天化日之下... ...妳也注意點形象,別在大哥身上亂碰亂摸的。』

『那是想喝酒? 想喝酒,等酒釀好以後大哥請妳就是了,用得著偷嘛?』


『你那麼愛喝酒,酒有什麼好喝的?』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跟妳說了妳也不懂。』


然後晴雪試探不成就被抓去喝酒(?)了。

希望哥哥快點認晴雪啊不然太可憐了WWW


***


最後收在師兄回到天墉卻與陵端錯過,而被發現屠蘇等人現在江都的地方。

112

113


是說掌教真人這麼昏庸真的是可以的嗎為什麼老被其他人牽著鼻子走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mma 的頭像
foremma

forpemma

for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