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麻找出破解一十一的方法了,雙生子弔詭論。
就在一十一的身分幾乎已經確定就是陽太的時候,當麻為了瀨文與課長不惜對付一十一,
勢成水火的這對姊弟,連那句『真想讓妳也看看』都變的好心酸T^T
雖然在那之前的這一整集我只看到失控的一十一而已。

***
瀨文 & 美玲





眼睜睜的看著志村醒來又死去的結果終於導致瀨文走向了另一條路,
儘管失去哥哥的美玲告訴瀨文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畢竟要面對的已是不可改變的事實。
瀨文沒走過去,另一方面為了保護未詳課(也就兩個人而已),他接受了原來不是沒死成而是死了一個還有千千萬萬個的津田的威脅加入公安零課。



『現在什麼也感覺不到了。』
『這大概是為了想跟哥哥對話而產生的能力,現在用不到了,就消失了吧。』

『你不要在內咎了,好好走自己的人生吧。別太執著於真相,一定要好好活著。』
 


瀨文對著志村的遺照大唱他們的捨生取義,笑著的美玲終於放聲哭了:對哥哥付出最好的報答就是活下去,即使只剩自己一個人了。
哭的越大聲,得到的勇氣就越大。

當麻



『瀨文再不回來,不是凍死就是糖尿病病死。』
『 那可就不好了,還是先喝點蜂蜜吧,至少能夠確認死因。』

他們其實也不是不解散,只是在等瀨文歸隊。
所以就算整間辦公室從倉庫變成山洞也無所謂,反正接一下電就可以了,偶爾竊聽一下當廣播什麼的,烤個肉排煙差了點又有什麼關係XD

還有薑果然是老的辣,當麻用同樣的口氣逼的瀨文肘擊,課長只出了張嘴就徹底擊垮偷竊當麻。

瀨文在津田本部被搗毀後更加確信必須除去一十一的必要,當麻則是在課長被用很殘忍血腥的方式重傷後決心非除一十一不可。



說實在,一十一用快遞把課長送回的方法也太shock了,這是恐怖片嗎?



『妳去哪裡?』
『瀨文那裡。』
『妳知道在哪裡嗎?』
『不知道。』
『會有生命危險的。』
『誰怕誰。我和組長你應該都有特異功能。 』
『什麼特異功能? 』
『這個嘛,我認為一直在我大腦中沉睡的剩下百分之90的某個部份,一定會順應我的意思清醒過來,』
『而那將會幫助我們看清未來。『這是場相信人類無限可能的人與試圖封閉潛力的人之間的戰役。』

『說的真好,就像遺言一樣。 』
『走囉。』

閃光



『我還想著你是不是大哭特哭呢,果然啊。』
『我已經沒資個當刑警了。』
『男人啊,一有個什麼就想找藉口逃,不過是懦弱罷了。』
『我不會逃,我又不是懦夫,我一定要找出殺志村的兇手。』
『私情是大忌你要讓我說多少遍!根據法律做為一名警察追尋真相,因為我們是警察;被感情左右的話就只不過是暴力行為。』
『就現在這法律怎麼處置那些有特殊能力的人,那些殺害志村的人,就憑那破法律管用嗎?法律啥的不過是一跎屎。』
『這種高智商的玩意是我該想的事,就由我來解決他們,所以我才在未詳,一直等你回來。』

末了當麻又補了一句 
  
『我就說我討厭白痴。』



『接下來我會消失,我要和殺害志村的那幫人,以及奪去妳左手的一做個了結。』
『請你不要自作主張一個人逞強耍帥。』

『我不希望你死,我是不可饒恕的人,也沒有在陽光下活下去的打算。』
『瀨文你身為軍人說謊不好吧,你不是答應過我嗎,虧我那麼信任你。』
(如果發生了什麼事的話,我會連絡你的。)

『妳認識的那個叫瀨文的男人,不存在了。妳是唯一的光明,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就這樣吧。』

一十一 & 津田



一二三不是一真正的媽媽吧,儘管她總是對他露出疲憊的神情,但一十一還是很喜歡他的媽媽。
這個世界上他最想保護的就只有媽媽,他唯一的親人。
為了守住最重要的東西,所以讓她忘記自己也沒有關係,跟自己有關的一切都忘記,只要她安全就好。
只要他自己知道,他很謝謝做媽媽的兒子,與媽媽相遇。

而當麻就只是個殺害他全家的敵人而已。



原來公安零課是這麼強大的組織啊 = =
相對失控的一十一殺光了一堆人,看似被擊破的公安零課卻一直有源源不絕的津田頂替,大至領導小至公園溜搭的狗狗都是他們的,呿,在他家的都是他的XDDD


『要懷疑所有真相。』

然後,總要告訴我當麻是怎麼辦到的啊啊...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mma 的頭像
foremma

forpemma

for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