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愛過一個人,他說他愛我,我相信了。』



***

九霄美狐,小唯。
五百年前她成全了王生,散盡一切,卻從此冰封地獄;如今逃出來了,卻得要時刻擔心受怕,天藍草香,與她無關,她就只是隻妖而已。
走到哪裡,哪裡都是地獄。
周迅的嗓音一直是很迷人的,那句我相信了,絕對是預告的大亮點啊啊啊XD

『恕我直言,男人最在乎的,還是女人的樣貌。』
小唯挨著靖公主,這是謊言嗎? 只是手段嗎?
霍心再怎麼愛,也逃不了她的妖魅狐惑,男人眼裡,只有女人的皮相。
就如同人很輕易便能為表象所迷惑,看見事情的真相往往得事過境遷,又或是兜兜轉轉;
任憑靖公主再怎麼驕傲,可妖的相貌可以自己畫,人卻畫不成。




『你那麼愛她,你怎麼不跟她一起死?』

畫皮終了的時候小唯問過王生,那時候她爭的是一個妻子的名分,她以為那樣就可以被愛,可王生終究還是回到了佩蓉的身邊。在愛與被愛之間她可以付出,本質上就已經跳出妖的框框了,現在想來,沒有經過那一遭,她也許就沒有得到下一個課題的機緣。
冰封地獄的那些年裡她心裡想必多有不甘吧。

『世上有人愛妳,情願為妳去死嗎!』

面對雀兒的疑問,憤怒的聲音穿透她漠然的眼睛。
要是她真得了心就不是妖了。曾經她也願意放棄吃心跟王生一起老死,不在乎人類壽命短暫,可諷刺的是,要是這次她得不到心,她就會死。
生比愛更重要吧。
如果有人愛比生重要,那就交換吧;用她的皮,換她的心。
生而為妖,既然愛已是奢侈的事情,她便要逃出妖的宿命,所以轉生術裡她爭的不再是妻子的名分,而是作為人的生存權。
她不急,因為她知道靖公主有多愛霍心。為了他,就算不是她自己也無妨。
她迷了他的眼,也迷了她的心,那她的心就得是她的。

可惜她想當人,便逃不過做人的命運。她掙得了一個名分,卻是教她去死。

『杜鵑花真的很香。』

那年王生跪在她的面前,要用他的命,把佩蓉還給他。
現在霍心同樣跪在她身前,割了雙眼,捧著他的劍,只求靖公主活起來。
她做錯了什麼?
同樣的男人,只有懂了,即便是妖,這個男人也會把心獻出來,心甘情願。
只有懂得絕望與悲傷,才會看見天空有多美。
要是她不懂人心是暖的,眼淚是苦的,她怎麼能爬向結成冰霜的靖公主。

那該是靖公主的,當她抱著她,就像她抱著她一樣。


『天地悠悠,我心糾糾,此生綿綿,再無他求。
求之不得,棄之不舍,來世他生,無盡無休。』

這才是轉生術。
白花紛飛,共享此生。
人妖之間並沒有多大不同,沒有誰比較好,只是課題不同;
若是沒有你,我苟延殘喘。



***

小唯這次的扮相真的很不一樣了。
畫皮裡的她玲瓏婉約,像水般透著清徹的直接,那狠勁看的痛快。
轉生術裡的她更像是從骨子裡透出的妖,用最根本的原始魅惑眾生。
明明美的刀刀見骨,她噙笑,沉思,垂眼,也從來遮掩不住她侵略的野。
就算不知道畫皮,她冷眼的掙扎也讓人心疼。
她也許脆弱,但絕不柔弱。她奮力的美,拼死一搏。
周迅真的很厲害,她跑去找霍心說話的時候,真的就是趙薇一樣。



***

靖公主,趙薇。

『他說他記得我原來的樣子。』
『妳已經不是原來的樣子。』

人也可以變成妖,只要沒了心,所以人人心裡都住著一隻妖。
為了愛而盲目,為了愛而瘋狂,憎恨。



『我允許你摘下我的面具。』
八年前她就毀了,毀的不是她的臉,而是霍心的不告而別。
八年後她找他來了,要的是答案,更是唯一的活路。
身為公主,她能做什麼?她已經在有限的選擇裡等了他八年,他也逃避了八年。

『我已經是霍心的人了。』

天狼軍在城外叫陣,是賭氣也好,是憤怒也罷,靖公主握住了宋親使者的劍,刺眼的鮮紅滴滴落下。
跪著的霍心起身,朝她一笑。
他們兩對望著,對霍心來說昨夜的人是誰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不願意,他就不許。

可惜不換皮,他就算肯為她死,他們也無法在一起。



靖公主驕傲的走進天狼國,那姿態,該是小唯的。
縱然身不由己,但她更懂得自由的美。
身不由己,她以為換了皮就能得到霍心,可惜她的困境,也是她的。
沒有心跳與溫度,要的只是個陪伴嗎?
她的心所以炙熱,是因為她對生命與愛情的所有熱望,沒有了,她只能躲在這張皮下。

終究是那顆心左右了她們,從他們換了皮開始就註定分不開。

***



當小唯恣意的操弄眾生時,她端坐著,眼眶紅了。
我很喜歡畫皮裡佩蓉的端莊清麗,但轉生術裡趙薇多變的扮相更讓人目不轉睛。
靖公主是個英氣與女人味兼具的角色,縱然身穿鎧甲,她本來就為愛而生的,即便用皇族的驕傲與威儀壓著眾人,她含著哽咽與委屈的眼裡,美的並不衝突。
也許我印象中妖就該是後期靖公主那樣的媚,趙薇也很厲害,妝掩不住的舉手投足,她本來就是個妖。



***

霍心,陳坤

『留住你一面,畫在我心間,誰也拿不走,初見的畫面,哪怕是歲月,竄改我紅顏,你還是昔日,多情的少年。』

那年靖公主在雪地裡歡舞,閃閃發亮。那笑,是他此生最駐足的夢,也是業。
當年他不敢的,八年後,為了她他什麼都可以不要。

『霍心,你喜歡我嗎?』

相信愛嗎?
畫皮最勾人的就是惆悵,相比王生游走在小唯與佩蓉之間,如果我在計較的是愛誰多點,轉生術裡他深刻的,就是愛著靖公主。

而他的強悍與頹敗都只為她。
整部片裡他失魂落魄,俊俏的臉上沒有灑脫痛快,直到他從地上起身的那刻,我深刻的記得他對她的那一笑;
他揹了八年的愧疚,只有為她,他才能痛快的交出生命。
那笑,他笑的好瀟灑釋然。對他的公主他永遠不會還手,她不願的,誰也不能強迫她。
沒人配得上她。
不要命,也要為她。他什麼都沒有,唯命一條。



可他有勇氣對著那張面具一輩子嗎?
臉上的疤梗在他的心理,遠在天邊時他就不能原諒自己,近在眼前了,還能朝朝暮暮嗎?
而那張皮囊,就算他看了一千次,他還是會被迷惑一千次。

『是妳,我聽到了,沒錯,永遠不會錯。』

靖公主在結成冰前的最後一句話,要霍心救回小唯好好跟她在一起,可他沒聽。
很慶幸,八年前的退縮不再像陰影那樣綁著他,在經歷了折磨與犧牲之後,終於他不再軟弱。
當初他不夠勇敢,但還好,因著他一句話,所有的人都得到了救贖。
要是他沒有堅持,沒有放棄,要是他最終沒有心甘情願的把心給她。



***

雀兒與龐郎,楊冪與馮紹峰。


『也許,妳不是妖。』



龐郎的一句話,開始是無意說的,為此還被雀兒扎了好幾下,可到了結尾,你能說費翔不是被她打倒的嘛!!!!
比起生與死,愛與恨的交纏,這對輕快的旋律真讓人喜歡。

雀兒的簡單與龐郎的傻氣,他們可愛的讓人傷感。

做妖不好嗎?妖為了想變成人付出了這麼多,值得嗎?
可是生命中總是有些事情是值得去爭取的。

『姊姊說過,愛的感覺,就是疼。』

做夢也好,為生也好,每個選擇都有意義,當她不顧一切的保護龐郎,甚至犧牲生命的時候她沒有絲毫猶豫,本性向善,就算只是靈雀,也能飛昇鳳凰。
雖然看著龐郎最後孤單的身影,可是很慶幸,他捫之間從開始到最後,都是開心的,不疼。



***

《畫情》

作詞:田辰明
作曲:陳致逸
演唱:姚貝娜

留住你一面 畫在我心間 誰也拿不走 初見的畫面
哪怕是歲月 篡改我紅顏 你還是昔日 多情的少年

我和你這故事 只剩皮囊 戀人早換了模樣 但我緊抓不放
痛也要逞強 剩下記憶的猖狂

不要遺忘 不要真相 因為我要 是你的肩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mma 的頭像
foremma

forpemma

for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